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返回>>

《铁血红安》中李坪山形象的历史意义与时代价值

 

 
新洲 朱明来
 
《铁血红安》登陆央视,刘铜锣的形象天下闻名,媒体评论文章目不暇接,而李坪山形象赏析相对较少,其实李坪山形象更有深远的历史意义与时代价值。
先进知识分子代表李坪山,其历史意义和当代价值,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
 
一、传统文化的传承者
 
剧中李坪山满口之乎者也,一般观众有点烦,但这恰是编剧特意安排和匠心所在:突出共产党的领导人是传统文化的传承者,是有思想、有教养的彬彬君子,而并非反动派宣传的青面獠牙、无父无母、共产共妻、无礼义廉耻之类的暴徒。更重要的是将传统文化与革命文化统一起来,从而揭示了共产党革命的合法性
一般认为,共产党的革命反对中国传统文化尤其孔子思想,其实并不尽然。
《铁血红安》第12集中,李坪山对刘铜锣说:老师一生,最推崇的是孔子。我教书育人,也是受他的影响。他的大道之行,天下为公,让我看到一个多么美好的世界呀。直到多年以前,我接触到共产主义,我发现孔子的大同世界与它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就比如说,天下不是一人的天下,而是众人的天下。
共产党早期领袖和黄麻起义领导,深受传统文化尤其儒家教育,如董必武,出生于一个教师世家,他五岁熟背《三字经》、开读《论语》,六岁读“四书”。 
其他知识分子领导也多半在乡村读过私塾,传授的基本是儒家等国学经典。
董必武还很富有尚武精神,他将其号“璧伍”改为谐音“必武”,源于参加辛亥革命前后,表示决心革命,摈弃原号,后沿用于正式场合。曾决心投笔从戎,报考了武普通中学堂。黄麻暴动的知识分子领导中,有些就是黄埔军校毕业生,如潘忠汝、吴光浩等,其他领导郑位三、戴克敏、曹学凯、吴焕先等,也都尚武。
剧中李山引用孙子兵法,是董必武及黄埔军校学生崇尚武装斗争的反映。 这种文化传承给了红军将领:如李先念闲暇读三国,秦基伟战斗间隙读孙子兵法。
中华传统文化很注重“耕读传家,文武报国”,这在黄麻地区表现尤其明显。中国文圣孔子曾使子路在此问津,而兵圣孙武在柏举(麻城)大败楚军,董必武及其学生传承了传统文化的精髓,出生并成长于此的普通民众也自然受此浸染。
今天,西方对中国加紧和平演变,以西方文化价值对中国进行社会转基因,我们要传承中国传统文化,既要在世界推广孔子学院,更应在中国弘扬尚武精神。
大汉尚武,北逐匈奴;宋朝轻武,南亡崖山:历史如鉴啊!不尚武的中国,曾被冠之东亚病夫。自古英雄出少年,少年强,则中国强,少年弱,则中国弱。青少年不仅应崇文,也要尚武,否则自己成为文弱之士,国家成为羸弱之国。
 
二、革命思想(或红色文化)的宣教者
 
《铁血红安》第12集,李坪山对刘铜锣说:共产党干革命,就是为了全天下被压迫的劳苦大众。如何能实现劳苦大众的天下,那就必须推翻这个旧世界。剧中的李坪山时时刻刻都在传播革命思想并用之教化革命将士和黄安民众。
董必武在武昌读书之时就与革命志士交往,回乡教书,即在师生中传播民主革命思想;辛亥革命时,他积极参加军事活动。十月革命爆发,他认为革命更要“唤醒民众”起来革命,成为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积极支持农运和农民革命。
董必武崇尚革命,源于他在旧社会见到的政治黑暗和自身受过的不公待遇,从民主主义革命者转变成共产主义者,则因他看到共产党是为大多数人闹革命。
    为了宣传和引领革命,董必武和陈潭秋创办了武汉中学,在多所学校任教,同时创办各种刊物,对学生和农民进行革命教育,培养了大批黄麻地区的学生,组织学生暑假下乡宣传教育,发动农民,培育了黄麻起义的思想基础和领导团队。
鄂豫皖根据地和红四方面军起源于黄麻起义,而发动起义的大多是黄安人,这些人大多在武汉接受过董必武、陈潭秋的教育,后来担任国家主席的李先念曾深情说:董老是湖北和大别山革命的一面旗帜,我们这些人都是他的徒子徒孙。
今社会承平日久,一股否定(尤其是共产党领导的)革命的思潮不断泛滥。
甚至淡化阶级矛盾、吹捧三十年代乃至“民国范”,在知识界尤其高校大行其道。
诚然,疾风暴雨的阶级革命,难免扩大化而伤及无辜,但阶级矛盾就不存在?吹捧三十年代,主要指当时上海等少数沿海城市的奢华和部分知识分子的高薪,这能遮掩整个中国内陆的凋敝、重工制造业的荒芜和大多数民众生活的困顿吗?
这样的“民国范”,只能满足少数阶层的穷奢极欲,值得今天中国提倡吗?
相反,经过中国共产党的革命和建设,上述情况是否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建立了独立、完善的工业和国民经济体系,从而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
中国共产党革命,是为大多数人谋福利。革命思想是天经地义,何以能淡化?
即便要淡化革命,地主家庭知识分子将家产分给穷人的义举,是否要高扬?
 
三、理想价值的践行者
 
李坪山本为教书先生,但在黄麻起义前,带着方杠子、曹丽君积极准备革命,起义后,能够成为黄安独立师师长,说明他早就是革命者,教书不过是做掩护,李坪山用革命行动践行其理想价值,为此,他放弃了本可安逸乃至富贵的生活。
董必武考取过清朝秀才,后成为同盟会员,参加过辛亥革命,本有锦绣前程,却淡薄功名,置生死于度外;为实现共产主义理想,积极投身革命的宣教和组织,鼓励学生下乡发动农民革命,言传身教,对学生尤其富家学生有强烈的示范效应。
民国初,农民普遍平穷,能够进城读书的多半是出身地主富农家庭的子孙,他们在接受董必武、陈潭秋等先进知识分子的革命教育后,回乡与自身阶级决裂,将自家财产分给穷人,对农民震撼很大。如董必武学生赵赐吾回乡分家产给穷人。群众说:“赵赐吾革命这样坚决,跟我们穷人站在一起,我们真该用轿子抬他。”
郑位三说,这些地主富农出身的革命知识分子回乡干革命,就把地主、富农家庭分化了,这对地主很不利,地主孤立,容易打倒;农民看到很多地主子弟参加革命,胆子就大些、勇敢些。这是当时革命迅速搞起来,成与不成的主要关键。
与其说知识分子分化了地主富农家庭,不如说先进知识分子为了理想价值,超越了自身的阶级利益,甚至为了革命慷慨牺牲,从而感召了黄麻地区的农民。
以上在《铁血红安》中缺乏刻画,是个遗憾,但李坪山的牺牲,则有所弥补。
《铁血红安》33集中,李坪山被国民党和日寇算计,赴会途中被伏击牺牲。
国民党要求李坪山去协商联合抗日的计划,其实是个阴谋。但李坪山认为:我们现在与国民党毕竟是友军,如不去,一定授以他们我们不真诚抗日的口舌。途中国民党参谋要其改乘汽车,红苕表示异议,他说:入其俗,从其令。被伏击面临牺牲时说:无求生,以害人,有杀身,以成仁,临大节而不可夺也。这些正刻画了李坪山基于抗战大局,朴诚勇毅、重诺守信、对人友善、为国牺牲的品质。
这些品质既吻合了红安精神,也契合“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的时代价值。
李坪山等先进知识分子,既是红安精神的开创人,也是改革开放的时代丰碑。
应向董老及其革命学生致敬,他们是黄麻起义的奠基人和红安将军县的引领者!
 
朱明来 湖北省延安精神研究会理事 武汉市新四军研究会特邀研究员
 
 
           编辑:江福元 车清珍
  时间:2014-12-31 15:32  来源:中国 红安将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