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哭送岫岩妈妈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彩连载

 

岫岩妈妈人照片

晚年的岫岩妈妈最后一次去八宝山给她的“亲密战友”,我的司令爸爸扫墓

岫岩妈妈去世后,全家人的一次合影,我在前排左二

 

有那么几年,我跟岫岩妈妈没有了来往。后来,我通过哥哥姐姐们而得知她已从上海海军医院调到北京,在海军总医院当副院长。因当年的过结,我们已经有好几年没再联系了。
妈妈调回北京后,大哥特意找到我,他的威信和尊严总是给我一种敬畏的感觉。不仅是我,许多人都有这种感觉呢。我喜欢听他说话,道理总是那么深奥,那么令人折服,可想而知这是他长期修炼,感悟人生的结果。他很关心我,得知我的情况很好,他也很高兴。我记得大哥当时跟我讲的一段话对我的震动很大。他说:“妈妈现在北京,她很想你并且希望你去看她。无论如何,过去的事情不要再跟妈妈计较了,她毕竟是你的亲生母亲啊!
这么多年,我只要想到大哥的这句话,心灵总有一种震撼的感觉,也正是这句话,一直鞭策着我,尽忠尽孝,无怨无悔。
应该说是失而复得的这份情感,使得我和我的岫岩妈妈又有了后几十年的相互尊重,相互体贴,感情还算融洽。
到了九十年代,我在商业部工作时经常出差到河北,那时省商业厅的马厅长跟我关系不错,得知我姥姥家是河北的,就跟我套近乎,问我姥姥家是河北什么地方的,我说不知道。他让我去问我妈。我回到家特意问了妈妈,倒把妈妈给难住了,她说因为她很小就跟着家人出来参加革命,还真说不清具体在什么地方,反正是在保定地区吧。她还很认真地想了半天,说记得最清楚的就是她家村头有一棵老槐树。于是我就记住了。
后来我再次见到了马厅长就如实告诉了他,厅长听说后很得意地跟我说:“这就对了,咱们是一个村的。”我说:“你怎么能证明跟我家是一个村的呀?”他说:“我家村头也有一棵老槐树呀!”在座的全体人员都哈哈大笑,我还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还是别人告诉我说,河北人,家家村头都有一棵老槐树。我这才恍然大悟,回家就把这段笑话告诉了妈妈,妈妈也乐得合不拢嘴。
岫岩妈妈是个多福多寿之人,历史并没有给她带来太大的创伤。即便是经历了那么多年残酷的战争岁月、阶级斗争和离婚风波,到了七、八十岁了,看起来还是至少要比实际年龄小十几岁呢。她的皮肤光润,脸上居然一点皱纹都没有。
看着我们这些子女茁壮成长,妈妈是喜不自禁,也是她最引以为骄傲和自豪的。在她身体好的那些年月,经常带着我们走东家、串西家,都是她的老战友、老同学。有时一天能跑上七、八家居然也不嫌累,甚至儿子、女婿都走不过她。孩子们实在走不动了,有时就跟她说:“妈妈,我们实在走不动了,咱们歇一会儿吧!”妈妈说:“走这么一点儿路就走不动啦?”孩子们开玩笑地说:“再走就要‘拉了胯啦’”。妈妈经常跟别人炫耀说我们这些孩子们是她的“七狼八虎”,意思是很威风的样子。尤其是到了老年,总是希望成群结队的孩子们都能簇拥在她的身边。过去因为孩子多,她经常是几乎叫遍了每一个孩子的名字,才知道自己要找的是谁,八个孩子呐,可是够她叫上一阵子的了。
后来子女们分散在世界各地,很难相聚在一起,正像大哥说的:“我们八个子女千万不要聚齐”。我们开始还不明白他说的话的意思,后来才反应过来,是啊,“聚齐了不易,聚齐了准没好事”!大家都意识到了这一点。眼看着妈妈一天天老了,很难料想什么时候会发生不测。而且兄弟姐妹们都是各忙各的,甚至是天各一方,真的很难得见上一面呢。
我算是离妈妈最近的一个孩子。曾经陪同妈妈一起居住,照顾了她好几年,相处得十分亲近、融洽。妈妈也很关照我们,有一段时间我单位的工作忙,经常出差,她就主动帮我看孩子,这在我们这个大家族里还真是一件相当稀罕的事呢!过去连我们八个子女都很少管,到了第三代人,不是吹,还就是这个被她叫做“小毛头”的我女儿珠珠,是她关照最多的一个孩子。
有一次,我出差了二十多天,回来时一下飞机就接到家里的电话,说孩子因得了肺炎住在妈妈所在的海军总院。我赶紧冲到了医院,这才得知,孩子已经住院一星期了,妈妈怕影响我的工作,不肯告诉我,亲自在医院里陪护了“小毛头”一个星期。我见到妈妈时她已经累得筋疲力尽了,我真的打心眼里感激不尽!
后来,我跟妈妈虽然分开居住了,依旧是照顾妈妈最多的一个。只要是周六、周日、节假日,我和我爱人、女儿是必去看望她姥姥的。那时妈妈家里的主要劳动力就仰仗着(我爱人)这个女婿了,有什么大事小情的都要找他来办理。妈妈那一代人都有省吃俭用的习惯,每月工资的剩余部分都要存入银行,然后把银行存折“藏”到她自己认为最保险的地方。可是她经常是藏着藏着就不知道放哪儿去了,实在找不找了,只好打电话给我爱人,叫他帮忙去银行办理挂失手续。往往是这边刚刚补办完了手续,她就告诉我们存折找到了。这种事情不计其数,我们开始感觉到她的记忆力已经在逐渐地衰退了!
到了九十年代,妈妈的身体状况越来越糟糕,有时连我们的名字都记不住,但她却记得我爱人的名字,因为这是她最喜欢的、也是全家人都公认的好女婿。
每次我们去看她,都是带着全体兄弟姐妹的嘱托,因为他们虽然不在妈妈身边,但心里同样都有一份对母亲的牵挂。所以,我总是觉得重任在肩,那是八个兄弟姐妹的深深的牵挂啊!每次去看妈妈,我都要有意识地向她述说着她的每一个子女,挨着个地跟她念叨着每一个人的名字,讲述他们的近况,让她老人家放心。
妈妈在海军干休所有一套四居室的住房,待遇一般。很多熟悉她的人都感叹地说:“你们的妈妈当年没处理好婚姻问题,否则现在南京的那套好几百平米的大房子不就是她的了吗?!唉!”
妈妈的口音,过去因为走南闯北,形成了南腔北调。到了老年却反而又恢复到了典型的保定地区口音,有时居然还说起了少年时代的歌谣,这倒是让我想起了姥姥。
陪在妈妈身边,她经常会念叨爸爸,讲他们过去在一起时的点点滴滴。只是她从来不承认她跟爸爸离了婚,她还说她从来就没见过他们的离婚证书。有时候跟她正在山南海北地聊着天,她就犯糊涂了,说道:“不跟你说了,我该给你爸爸做饭去了。”
妈妈的家里永远都挂着爸爸的那张穿着将军服、神采奕奕的彩色大照片。她还特意让远在香港的我二姐给她放大了一张同样大的彩照,跟爸爸的照片并排挂在客厅的墙上。所有家里的来客,望着这两张照片都会驻足欣赏着、感慨着——
每逢大年三十的晚上,妈妈都要做上一大堆好吃的饭菜,摆在爸爸大照片下面的桌子上,点上一炉香火,再摆上一副说是给爸爸专用的碗筷和酒杯,还要跟他絮絮叨叨地说上一阵悄悄话,然后才开始吃年夜饭。年年如此!
有很长一段时间,妈妈非要闹着回红安爸爸的老家,她说她是爸爸明媒正娶的老婆,“生是王近山家的人,死是王近山家里的鬼!”就是以后死了也要死在爸爸的家乡。妈妈老了,眼睛却越来越大,她是瞪着眼睛跟我们说的这些话,当时听着挺吓人的,但却刻骨铭心。这可是她所流露出来的真情实感呢!听说王家列了祖宗牌位,她也要求大哥把她排在王家的祖宗牌位里。大哥被她缠得没了办法,只好敷衍她说把她排了位啦。她这才安静下来。
妈妈最想念、最牵挂的人还是他的大儿子。
本来妈妈是10月份的生日,我们每年到这个时候都会给她庆祝一下。后来她说不是10月份的生日了,改成了11月份,再后来她又说是12月份的生日……直到最后,她说她的生日跟我大哥是同月,索性一定要跟我大哥一起过生日,我们这才明白她的最终目的。只要大哥一回家,妈妈就高兴地围着他团团转,甚至走到哪儿跟到哪儿,而且不停地说着、絮叨着。尤其是到后来,大哥经常出差、出国,又有了自己的家,回来看她的时间少了,她就眼巴巴地天天在家里等着,盼着。夜里做梦也时常叫喊着他的名字:“蛮蛮……蛮蛮……”,陪在她身边的两个护工开始还以为她在叫“妈妈”呢。
妈妈到后期因严重的风湿病造成双腿瘫痪,脑组织大面积坏死,表现出严重的痴呆症,并且她的肾功能衰竭,屡屡被医院报病危。好在她本身就是海军总医院的顾问,住院、出院如同家常便饭。
二哥在香港经商了几年后回到了上海定居,只要有机会他就会来北京看望妈妈。2007年的春节过后,他又专程来京,住在妈妈家里。本来都是来去匆匆,那段时间他却总是觉得要发生什么事情,迟迟不愿离开。
这天,妈妈情绪格外的好,二哥陪着她有说有笑的,还趁着她老人家高兴照了几张相片。
妈妈忽然一字一句、铿锵有力地对二哥说道:“王近山是我的好朋友、好战友!我要去找我的好朋友王近山去了!”
这是她有生之年所说的最后一句话。作为子女,妈妈的这句话,给我们带来多少感慨和震撼啊!
不记得是谁说过:“死亡教会人一切——虽然恍然大悟,但为时晚矣”。
还有一句“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亡,其鸣也哀”。
岫岩妈妈在第二天的凌晨静静地走了,终年86岁。
我和二哥第一时间冲向病房,我们抱头痛哭。
二哥说,妈妈的去世,应该是没有什么遗憾的了。有她的儿子、女儿在她的身边为她送终,尽忠尽孝地为她一生画上了完美的句号。其实我想,她的一生至少留下两个最大的遗憾,一是跟我的爸爸没能白头偕老;二是没能见到他最爱的大儿子最后一面!
我爱妈妈,因为她是上帝赐予我的亲生母亲,正如我跟她吵架时所说的,后来我也不记恨、仅仅把它当作一句玩笑话:“是她给我披上的这张人皮!”我也永远记住爸爸和大哥曾经说过的:“一是热爱自己的祖国,二是热爱自己的生身母亲!”
真的到了子女聚齐的时候了。
妈妈走得也很风光,有她的“七狼八虎”为她送行,真的很威风。妈妈的骨灰安放在八宝山革命公墓,巧的是正好挨着爸爸骨灰堂,为此我们都很满意,大概又是上天的安排吧,但愿她真的能在天堂与爸爸重做夫妻,再续前缘,白头偕老,永永远远。
还有一个人,静悄悄地出现在我们为妈妈所举办的告别仪式上。她就是我们的小姨,那个曾经与爸爸传出绯闻、而后消声灭迹了近五十年的秀荣小姨。直到妈妈去世的那一天,她跟随大舅一家人一起来到了海军总院,终于与妈妈见了最后一面。不知妈妈在天有灵的话会是如何感想呢?

 

 

 

 

 

 

              编辑:周少怀    江福元    金爱荣

 

 

 

 

 

 

 

 
时间:2015-09-19 1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