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重返故里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彩连载

 

英雄苟在合:后排左起第五位

我和弟弟陆峰2008年11月在襄樊战役纪念馆中苟在合英雄雕像前的合影
 
我和弟弟陆峰与原十二军许克杰副军长在当年襄阳城门突破口遗址处留影

       
我特别信命,这大概也是老爷子的遗传。
在我所经历的几次比较重要的征程,纯属巧合,但很神奇,我觉得这应该是老天爷掐着手指头为我安排的吧。
那是在1998年的58,我因公出差到了武汉市,在那里参加了一个大型商场的开幕式。由于行程很简单,湖北省商业厅的同志给我们买好了回京的机票,还特意留出了一天的空闲时间请我们在当地走走、看看。
我从来没回过老家,但对于我的祖籍向往已久。那是中国“盛产”将军之地,红安县的贫困,致使这里的人们穷则思变,十几万红安儿女从这里走出来,其中还走出了两位国家主席和两百多位开国将军。为了革命的成功,这里的老一辈人抛头颅、洒热血,号称“家家有红军,户户有烈士”,从而成为中国的第一将军县。很多人一问到我的老家在哪里时,我都会骄傲地告诉他说:“湖北的红安县”。所有知道这个传奇地方的人都会如雷贯耳、肃然起敬呢。
既是天赐良机,我赶紧打电话找到在当地工作的堂哥,跟他约好一起去一趟我的老家——红安。
一大早,我们坐上了通往红安县的长途汽车。那天也下雨但不大,可以说是风调雨顺吧。我们走的是高速公路,三个多小时的路程,很快就到了桃花乡路口。
下了车,我们来到了一个小商店,我知道老家还有很多亲戚,就给了堂哥200元钱,请他按照当地的风俗习惯代为当地的亲属、家人购买一些礼物及食品。那时,我的二叔、二婶、三叔、三婶还有姑姑都还在世呢。正是因为我的时间的不定性,不知能否确定此行,所以没敢事先告诉他们,只当做给他们一个惊喜吧。
当地的物价便宜得惊人,只见堂哥提着一个大麻袋来到我的面前。我都吓了一跳,200元钱居然能买那么多东西!他想得很周到,连我们给爷爷墓地上贡的纸钱和鞭炮都给买好了。
我们来到村口一个不起眼的小饭店,堂哥介绍说那是一个卖本地特产“糍粑”的地方。糍粑就是用糯米面做成的饼。店主是个小伙子,他可不是一般人,我在这里要专门介绍一下他。
前面我说过,我司令爸爸在解放初期,曾经带着我妈妈回红安老家探亲。堂堂的大司令回到了他阔别多年的家乡,可想而知,轰动了十里八乡。妈妈就曾经跟我描述过她去老家的过程,一到那里,就听当地人喊着话说“王近山带着他的‘侉子’媳妇回来了!”因为妈妈是北方人,所以被人称为“侉子”。临时为爸爸开车的一个司机(绝对不是我朱爸爸),因为很多孩子们围着汽车乱转,不小心碰到了一个小孩。当时把爸爸又气又急,他认为这样很不吉利,也没顾得上回家就带着那个小孩子送去了医院,好在没什么大事。
这个孩子可不是别人,就是现在开糍粑店的这个小伙子。其实他的年龄也不小了,应该是跟我们差不多吧。小伙子如今可是县里的大名人,做糍粑有专业技巧,别人怎么也做不出他那样的手艺和味道来。据说红安县里经常来一些大首长,点名要品尝当地的土特产,有时是请他到县城里去做,有时还专门到他的这个小饭店来光顾。
我们更不能放过这个机会呀!他跟我们打过招呼之后就跑到后厨去给我做糍粑。不一会儿,他端着热气腾腾的五个糍粑出来了。用油煎过的糍粑像普通烧饼那么大,但只有烧饼一半的薄厚,里面还有豆沙馅,焦黄焦黄的,酥软酥软的,好吃极了。我吭哧吭哧的一下子把五个糍粑都给吃了。简直是太好吃了!
因离家里还有一段距离,我们找了两辆当地的交通工具——电动摩托车带着一大堆东西回到了我的祖先居住地。
终于回到了这片神奇的土地,见到了我的许多亲戚,他们为我的到来都高兴得不知如何是好。婶婶责怪我事先没通知他们,否则她会提前用家里的炭火烧一锅家养的土鸡,那是当地人请最尊贵的客人吃的。其实我刚吃了五个糍粑,婶婶还是坚持给我做了一大碗鸡蛋煮面,涡了五个鸡蛋。我又把五个鸡蛋都吃了。
红安县真的是很穷,尤其是我的那个老家。年轻人都到外面找工作去了,房子早已破旧不堪,老人们又舍不得花钱装修,就凑合着住。一进门乌漆抹黑的什么也看不见,只有土墙上挂着几幅发黄的毛主席画像还稍微见点亮。应该至少是近百年了,都没有什么变化。
家门口的正中央有一棵生长了百年的大榕树,还是那么壮硕!它正是保佑我家风水的那棵神树。
我们走进了爸爸曾经住过的小土房子,这里就是爸爸的出生之地!我在那里流连忘返,摸摸这儿,动动那儿,因为都是爸爸曾经耳鬓厮磨的地方,让我怎能不触景生情啊!我感慨万千,想象着爸爸小时候的情景……我的脑子里浮现出爸爸小时候的“样子”,大锛头、抠抠眼,这正是我们家人的典型特征!其实我想象的样子正是他亲孙子王辰岳(小名叫闹闹)的模样,也差不多就是这个年龄呢。几十年过去了,爸爸如果现在还健在,应该是八十多岁高龄了。可惜早已是人去楼空啦。
我们又来到爷爷的坟头,那是爸爸早年间专门回家给爷爷建立的坟地,现在看起来只是一个极其简陋的小土堆,很大的石碑上刻着好多字,大概是族谱,因年头太久根本看不清写的是什么了。直到后来,大哥回到老家,请了位风水先生一看这块地,正是超好的风水宝地!大哥说,正是爷爷占据着这块宝地,坐南朝北地保佑着爸爸和我们全体家人呢。于是他又在这里为爷爷重新修建了公墓。
大哥是最早来过老家寻根祭祖的,还是他告诉了我们家族的历史是有蒙古族的血统。其中王家最著名的就是我们的老爸和王建安上将了,是同宗。王建安老将军其实跟我们爷爷是一辈人。大哥心里很明白,嘴上还不服这个辈分之说,当着老将军的孩子的面反而说我们家的辈分高,他们哪知道这些呀?好像还信以为真呢。大哥悄悄地告诉了我们这个秘密,我们都笑得跟他一样得意!
当时,我们恭恭敬敬地把买的供品和酒都摆放在爷爷的坟头上面,正准备给他老人家烧纸钱呢,忽然,只见倒了满满一大杯的酒“啪”的一下就撒到坟地里了。慌的堂哥直喊“爷爷要喝酒呢”!我说:“好啊,爷爷知道我们来看他啦。再倒满,给他喝!”
我们点燃了鞭炮,“噼哩啪啦”的震天响。我说:“从来没听到过那么响的鞭炮声!这下爷爷可高兴了”。乡亲们都闻声赶来,真是热闹非凡。
我是家里第一个回到祖籍的女孩,堂哥把我介绍给乡亲们,说我是他大伯家的“四小姐”,我听着还挺新鲜。
因为要赶当天晚上的飞机,我只在家里停留了不到三个小时,留下的印象却是永恒的!
那一天是最有意义的一天。那一天正是1998年的510,也正好是爸爸去世的二十周年纪念日!
第二件事,是在19998月份,弟弟一家人接我们去南京。当时就是因为我们的两个孩子都放假了,我也很久没去南京了,趁机带他们去那边玩玩、转转。老八子的儿子小名叫闹闹,是我们王家唯一的一个孙子,是个淘气包,大家都说是名字起坏了,真的是很闹。很小就检查出了“多动症”的毛病,好像也有点遗传吧?!
我们买的是12号的火车票。到了南京,我们带着孩子特意去了当年与司令爸爸一起居住过的故居——人和街11号。只可惜大院早已拆得不见了踪影,几座现代化大楼即将完工。我们真的好怀念当年跟爸爸住在这里时的情景啊!
我们在南京现在的家,坐落在幽静的颐和路上的一栋小楼里。黄阿姨和我最小的弟弟峰峰、小妹妹莉莉住在那里。黄阿姨晚年舒适安逸,见到我们可高兴呢,亲自给我们包饺子吃。看到她的身体挺好,又有两个懂事的弟弟和妹妹在身边,我们也放心了。想到司令爸爸如有在天之灵也会安心的。
一个暑假期间我们都很开心。
回来后我无意看到我从前所填的《入伍登记表》上的日期正好是1969年的812。整整三十周年,我又重返故地了。
人生如梦,一晃就是几十年,而且日期都那么恰巧,人生能有几次这种机遇啊?这么多年所发生的一切却仿佛就是在昨天。
2008年的11月,我们有幸作为王近山的后人,受到了湖北省襄樊市委的邀请,前去参加了襄樊革命烈士纪念馆的开馆仪式。襄樊战役至今已是整整六十周年了,而我的父亲王近山也已经去世整整三十周年了。
襄樊战役,正是由爸爸亲自指挥的一场经典极致、违反战术常规的模范战役。打襄阳,是刘邓首长为了给指挥员留有充分机断行事的余地,事先未规定具体战法。这是经过爸爸的深思熟虑之后,发挥了其聪明才智,创造性地运用毛泽东军事思想,圆满实现了刘邓作战意图。他说:“我的意见是,要大胆改变自古兵家攻打襄阳必先夺南山的老一套办法,采取‘撇山攻城、猛虎掏心’的战法,出奇制胜,直到康泽的老巢!”他运用了声东击西的办法,出人意料地迅速拿下了襄阳城,活捉了国民党中将、蒋介石的嫡系部队司令康泽。
当时司令部的作战参谋,后任我所在部队副军长的许克杰叔叔,想当年也是对我关怀备至的一位老首长,山西人,如今已是80多岁的老人了。他的思维依旧敏捷,说起当年的作战经历还是那么慷慨激昂。他跟我讲述了很多爸爸在指挥这场战役时的情景和经过,他反复说他“非常崇拜王司令员”。最令我震撼的有两句话,一是战场上拼杀时的火热程度“把天都打红了!”还有一句则是“‘刀劈三关’真—难—啊!”他那倍显沉重的语气和语调让我听了之后都能毛骨悚然!
苟在合,就是在这场战役中牺牲的大英雄。他是当时负责主攻的49团团长,跟爸爸同岁(33岁),山西人。他平日里貌不出众、吊儿郎当(照片里第二排靠左边的那个叼着香烟做怪样的人就是他)。打起仗来可是一点都不含糊,像爸爸一样英勇顽强、不怕死,他们哥俩好得像亲兄弟。就在襄樊战役开战之前,爸爸跟他约好了“你一定要活着回来见我!”
战斗打响之后,苟在合一如既往地冲锋陷阵在前沿阵地。眼看胜利在望了,突然,他感到脚底下异样地松软,他意识到不好,大叫一声:“别动!我踩到地雷了!”他让所有在他身边的人全部撤离,自己慢慢地蹲了下来,试着从地雷上撤出身来。……遗憾地是,他没能侥幸逃离这场灾难,光荣地牺牲在这个历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的历史名城之中。
战争结束了,人们欢呼胜利的同时,也为在此次战役牺牲的亲人和战友们而悲愤交加。爸爸得知他最亲密的战友苟在合牺牲了,执意来到英雄牺牲的地方。他低下了头,望着那片被血水染红了的沃土,沉默了许久,开始嚎啕大哭起来。想起刚刚还是欢蹦乱跳的人精似的得力助手,转眼间就再也见不到他了,凄凉、悲伤的情感就这么一下子爆发出来了!
是啊,战争太残酷了,但是为了祖国的大业就会有牺牲,每一场战争的胜利,都是靠着这些堆积如山的烈士们积累出的成果,我们永远不能忘记他们啊。
我们注视着矗立在襄樊战役纪念馆里的苟在合的那座镀金雕像,久久不愿离去。
襄樊战役成为闻名全国的五路大捷之一,受到党中央的表扬,毛主席还亲自发来贺电;徐向前对此次战役评价为“襄樊战役是王近山非凡指挥才能的战例”;朱德元帅也把它誉名为“模范的小型战役”;12军的103团也被授予“襄阳特功团”的光荣称号。
可见,这场战役整个过程都是由王近山一手策划和组织的。他那非凡的胆魄、不按常理出牌的打法和高超的指挥艺术,是非王近山莫属,是不争的史实。
在这次参加襄樊纪念的仪式中,我们代表全体家人向纪念馆赠送了一个爸爸早年曾经用过的公文包。我们还向纪念馆题字:纪念襄樊战役六十周年!纪念我们的爸爸王近山去世三十周年!

 

 

 

 

 

             编辑:周少怀     江福元      金爱荣

 

 

 

 

 

 

 

 

 

 

 

 

 
时间:2015-09-19 1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