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红安抗日典型战例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纪念专区

 

 
周少怀 江福元整理
 
一、龙王山下捉敌酋
 
龙王山,位于湖北省黄安(今红安)与黄陂县交界处,属(黄)陂(黄)安南抗日根据地。
1944年5月,新四军第五师第四十、第四十二团曾在此重创“扫荡”的日伪军并活捉了日军顾问渡部八次郎,保卫了根据地。
居心险恶 大肆“扫荡”
5月中旬,伪军第十一师师长李宝琏率师直属部队和两个旅的大部,配合日军第十一军第五野战补充队一部,共2000余人,由麻城宋埠一带出发,沿汉(口)麻(城)公路“扫荡”陂安南抗日根据地。
李宝琏原为国民党第八十四军第一八九师副师长兼第六五六团团长,1939年4月投降日军后,任和平救国军(武汉绥靖军)第十一师师长。其所部于1942年8月改为暂编陆军第十一师,1943年3月又改为“正规”师,辖第二十一、第二十二旅,共约2000人。为效忠“皇军”,李宝琏此次投入百分之八十以上兵力配合日军“扫荡”。此举深得担任李宝琏的日军顾问渡部八次郎的赏识。
集中主力 坚决反击
日伪军在沿途遭到陂安南民兵的袭扰,于5月22日才进至龙王山。
新四军第五师师长兼政治委员李先念接到敌情报告后,当即命令第一、第四军分区集中主力第四十二、第四十团围歼龙王山之敌,并将其赶出陂安南根据地。这两个团统由第一军分区司令员熊作芳指挥。
熊作芳率第四十二团于当日黄昏后进至龙王山附近集结。
与此同时,第四军分区第四十团团长肖刚、代政委郑铎也率部到达。
作战会议上,熊作芳作出了如下部署:
据初步侦察,日军和伪军主力及第十一师师部驻龙王山,其余伪师直属部队驻谢家大垸。据此,乘敌疲惫、立足未稳之际,首先围歼伪军师部及日军。
第四十二团由西侧,第四十团由东侧合围龙王山,明日拂晓发起攻击。如日伪军夜间突围,各团要坚决顶住,给敌以歼灭性打击。
另外,每团各抽一个连,配合陂安南指挥部,围歼谢家大垸敌。
深夜,新四军各部队和地方武装,开始合围龙王山地区之日军,并占据有利地形,布置火力点,构筑简易掩体。
此刻,经过长途“扫荡”到达龙王山的日伪军,已在大吃大喝抢来的鸡鸭鱼肉之后,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呼呼入睡。
顶住突围 痛击日伪
时至次(23)日4时许,伪军发现新四军包围了龙王山。
黎明时分,300多伪军朝山南端往下冲。这里正是新四军第四十、第四十二团设防的重点,伪军撞在枪口上。顿时,两个团的轻、重机枪一齐开火扫射,手榴弹纷纷投向敌群。
伪军丢下尸体和枪支,掉头往山上逃跑。
渡部和李宝琏见第一次突围失利,只好拿参谋长出气,大骂他无能,接着,要他组织更多的兵力,第二次突围。
在击退伪军第一次突围后,第四十二团团长王兴发、第四十团团长肖刚,立即命令部队加修工事,准备弹药,以迎击敌人第二次突围。
肖刚曾是红四方面军的连长,身经百战。1939年3月从延安来到豫鄂边区,是一员善打硬仗恶仗的猛将。此时,他估计敌人第二次突围的兵力会增加,方向也会改变。于是,他来到龙王山的东侧蜂腰部坐阵指挥。
上午10时许,伪军以小部兵力向山南端突围。大部分兵力从蜂腰部一侧蜂涌往下冲,企图打开缺口。
肖刚一声令下:“打!”机枪、步枪一齐射击,手榴弹成排投出。顿时,激烈的枪弹声响彻龙王山,硝烟弥漫蜂腰部上空。
伪军在新四军面前无法越雷池一步,只好败回山上。
李宝琏气急败坏,本想在日军面前露一手,结果弄得丢丑现眼,无地自容。他向渡部保证,不惜一切代价,再次组织突围。
李宝琏的“不惜代价”,只是为了应付日军,真的把伪军拼光了,他这个师长的交椅也保不住了。于是,李宝琏命令其第二十一、第二十二旅旅长,组织小部兵力,从不同方向突围。但不要与新四军硬拼,待天黑再说。
此后,伪军从西、北等方向不时地进行突围。每次都被新四军予以杀伤后败回。
黄昏后,敌人开始最后挣扎。
伪军在前,日军在后,向龙王山南端发起了猛烈冲击。
此时,第一军分区司令员熊作芳将预备队调上来,顽强抗击,大量杀伤冲出突破口的伪军,将伪师长李宝琏击伤,几个护兵扶着他仓惶逃命。伪军和日军乱作一团,慌忙沿公路向李家集方向逃窜。
驻谢家大垸伪军亦向西南逃窜。
渡部八次郎这时也顾不得“出战忘身”了,还是逃命要紧。他在几个日本兵的护卫下,拖着笨重的身体,一颠一跛地跑着。眼看溃败的伪军纷纷从他身边飞奔而过,他预感到新四军即将追到,更是浑身发软,腿肚子打哆嗦。
新四军沿公路紧追不舍。
“缴枪不杀!”这突如其来的喊声,吓得渡部瘫倒地上,他无可奈何地束手就擒了。
新四军乘胜前进,一直追到李家集才结束战斗。
此次战斗,共毙伤伪军官兵90余名,俘日军顾问渡部八次郎和伪军军需主任、营长以下官兵32名,缴获迫击炮1门、轻机枪6挺、长短枪150多支、电台1部。
龙王山战斗,粉碎了敌人对平汉路东侧的“扫荡”,保卫了大悟山根据地,进一步壮大了新四军的军威。大股敌人在鄂东的失败,再次证明鄂东抗日根据地是牢不可摧的。
 
 
二、伏击 日 军
 
农历三月十三日,是鄂北礼山(今大悟)县余家河地区传统的财神庙会。周围几十里的老百姓,一大早就从四面八方汇集余家河熊家湾财神庙来赶会。
虽是兵荒马乱的年月,善男信女们,为祈求神灵保佑平安,烧香拜佛,求签问卦,许愿还愿的,仍然成群结队,络绎不绝。当地的劣绅和地痞流氓,乘机聚赌。赌徒们三个五个一伙、十个八个一堆,吆五喝六、叮叮当当、劈劈啪啪地掷骰子、摇铜钱、推牌九。为了聚赌抽头,他们以重金聘请县自卫大队前来保镖弹压。县自卫大队也趁机设卡收捐、收税。
其时,日军攻占武汉已半年多,余家河南面不远的夏店、刘集、河口等公路沿线的集镇,也都成了日军据点。据点里的鬼子经常四出打掳,屠杀百姓,奸淫妇女,抢劫粮食、牲畜,夏店东北十来里的‍周家湾,一家十口,全遭惨杀。
‍国民党礼山县游击大队陈少棠部和‍礼山县自卫大队张楚杰部,虽有好几百‍人,几百条枪,也打着“抗日”的旗子,却‍躲在远离日军据点的一些偏僻地方,搜‍刮民脂民膏,逢集就去设卡收捐、收税。‍对日军的烧杀抢掠,不闻不问,听说日本‍人来了,比兔子跑得还快。
余家河,位于夏店以北7公里,是个小‍集镇,由于交通不方便,日军还没有来过这个地‍方。所以,老百姓还像往年那样来赶庙会‍,县自卫大队也敢前去收捐、收税,保‍镖弹压。
‍就在庙会的前一天,即1939年的5月‍2日,新四军游击第六大队进驻余家河‍以北7公里的高家田、曹家坳一带。‍
这支游击队,约有200多人,是中共罗‍(山)礼(山)(黄)陂孝(感)中心县委‍直接领导下的抗日武装,于1939年1月‍,由新四军四支队七里坪留守处警卫排‍为基础组建的,骨干全是坚持大别山游‍击战争的红军战士。大队长罗厚福,湖北‍省黄安(今红安)县人,政委熊作芳,河‍南省新县人。‍
1939年2月,第六大队根据中共中央‍中原局的指示,从河南经扶县(今新县)‍西北的白马山出发.向李先念率领的新‍四军独立游击大队靠拢。‍
3月中旬,罗厚福、熊作芳率部到达河‍南省信阳县九里关,与新四军独立游击‍大队参谋长周志坚所部相遇。随六大队‍行动的罗礼陂孝中心县委书记贺健华与‍周志坚一道,去信(阳)南灵山冲大寺‍口向李先念司令员汇报。李先念向他传‍达了中共六届六中全会精神,指示他们‍立即南下,深入敌后,发展游击战争,建‍立抗日民主根据地。‍
第六大队按照李司令员的要求,沿‍平汉铁路东侧南下,向敌占区的礼山、黄‍陂、孝感地区挺进。途中,逃难群众反‍映:有的维持会长充当汉奸,向日本人提‍供情报,出卖抗日将士的家属;有的利用‍给老百姓办“良民证”的机会,诈取钱财;‍有的仗恃日本人的支持,作威作福,鱼肉‍百姓。罗厚福、熊作芳听了很是气愤,为‍了打击敌伪的反动气焰,鼓舞人民的抗‍日斗志,即派小分队,摸进敌占区,除掉‍了沙河和吕王城两地作恶多端的维持‍会长。‍
5月2日,罗厚福、熊作芳率部到达‍礼山县高家田。原拟进驻余家河,趁庙‍会之机,向群众开展抗日宣传。后来听‍说礼山县自卫大队驻扎在余家河,其大‍队长张楚杰是个反共老手,为了避免磨‍擦,罗厚福、熊作芳决定暂驻高家田、曹‍家坳一带。‍
部队进驻高家田的当晚,从夏店地‍区逃难来的农民即向罗厚福、熊作芳诉‍说黄家畈的维持会长的罪行。黄家畈在‍夏店与刘集之间,原是革命老区。姓黄‍的维持会长,是当地的大地主,大革命时‍期出逃。日本人来了,他返回充当汉奸,‍进行阶级报复,以抗日罪名,指使日本鬼‍子杀害了不少红军家属。周家湾一家十‍口被杀,就是他暗中指使日本人干的。
罗厚福、熊作芳听了,气得脸色‍发青。
“他娘的,明天就去把他抓来宰了!”‍罗厚福圆瞪双眼,紧攥双拳,恨不得把那‍家伙一拳揍扁。
次日拂晓,罗厚福带领3个班前往‍黄家畈捉拿维持会长。熊作芳组织部‍队,向路过曹家坳、高家田去余家河赶庙‍会的群众宣传抗日。
下午2时许,余家河方向突然传来‍断断续续的枪声。
熊作芳静听片刻枪声作出判断:可‍能是日军袭击余家河正向曹家坳而来。‍他立即命令部队占领曹家坳西边的山‍头,准备伏击日军。
熊作芳判断不错,正是日军第三师团‍驻扎在夏店、河口等地的部队得知5月3‍日是余家河的庙会,便派100余人和部分‍伪军,赶往余家河打掳。他们朝街里打了‍几枪,赶集的人群,吓得四散逃命。县自卫‍大队见是日本人来了,哪里还有胆子“自‍卫”,他们一枪未放,就在大队长张楚杰的‍率领下,慌慌张张朝北跑。鬼子们一面抢‍劫,一面追赶自卫大队。‍
第六大队在曹家坳西侧高地才隐蔽‍好,张楚杰就领着100多人跌跌撞撞地‍逃到曹家坳。张楚杰发现新四军已经在‍这里占领了阵地,不好意思再往后逃,指‍挥队伍爬上曹家坳东边的山头。
跟在县自卫大队后面的,是携儿带‍女,抱着被子、包袱,牵着耕牛、毛驴的老‍百姓。
追赶县自卫大队的日军,冲进落在‍后面的逃难人群中,以刺刀枪托,捅人打‍人,抢夺家畜和包袱。人们哭喊着,丢下‍一切,东逃西散,有的钻进树林,有的躲‍入麦田,绝大多数已顺着第六大队阵‍地下面的大路绕进了警戒线以内。
日军发现县自卫大队上了大路东侧‍的山头,就想抢占大路西边的高地。他‍们先朝山上打一阵枪,见没有动静,便一‍窝蜂地朝第六大队一中队的埋伏阵地涌‍来。中队长胡新仿见鬼子越来越近了,‍才一声令下:“打!”战士们的机枪、步枪‍一齐怒吼,手榴弹在敌群中爆炸。毫无‍思想准备的日军,被打得措手不及,哇哇‍乱叫,连滚带跑地退了下去。
熊作芳立即令司号员吹冲锋号。第‍六大队的勇士们跃出掩体,追击仓惶逃‍跑的日军。鬼子丢下抢来的东西,没命‍地往回跑。包袱、被子、家畜、家禽丢得‍满坡皆是。一中队三班副班长,冲在最‍前面。他瞧见一个扛着机枪逃跑的鬼子‍兵,便奋不顾身地扑过去夺鬼子的机枪,‍不幸中弹身亡。这位参加革命多年的红‍军战士,连名字也没有留下。
日军一边逃跑,一边还击。逃至谢‍家田时,抢占了道路西侧的坟地,并利用‍坟包和石围子,架起轻、重机枪,向追来‍的新四军扫射。熊作芳指挥部队立即抢占道路东侧高地进行还击。鬼子兵在机‍枪火力的掩护下,企图从麦田地迂回到‍六大队阵地的背后。熊作芳等待迂回的‍日军靠近时,才下令开火,日军死伤一‍片,狼狈奔逃。
蹲在曹家坳东面山头上的县自卫大‍队长张楚杰,眼看着新四军为救援自己。‍与日军交上了火,而自己却不敢开枪,怕‍把鬼子引上山来。当他看见新四军把日‍军赶下山去,并奋起追击时,他仍然不敢动。接着,又看见日军在逃跑途中抢占‍有利地形组织反攻,双方打得很激烈,他‍又怕新四军抵挡不住,竟然拉起队伍,朝‍山背后逃跑了。‍
日军的几次反攻均被第六大队击退‍后,便向丁家冲方向撤退。政委熊作芳率‍部乘胜追击。突然,1颗机枪子弹将他击‍中,大腿骨折。一中队长胡新仿和几名战‍士连忙将他背下火线。战士们愤怒了,朝‍着逃跑的敌人,一边猛追,一边扫射。
天黑时,日军骑兵赶来增援。溃败的‍日军对着北方胡乱地打了一阵枪炮之后,‍抢了一些门板,抬着死伤的鬼子兵,连夜‍撤回夏店去了。
余家河战斗,是第六大队组建以后,‍首次抗击日军,并取得胜利的作战。此‍战,共击毙日军军曹1名、士兵7人,打伤‍10余人,缴获步枪5支、手枪1支、日本军‍旗2面,还有其它的一些军用品。全部夺‍回了被日伪军抢走的家畜、家禽、粮食和‍衣物,并一一归还了失主。这次战斗,不‍仅打击了侵略者的嚣张气焰,而且也为动‍员豫鄂边区人民团结抗日起了重要的‍作用。
 
三、奇袭 蔡 店
 
1939年5月,新四军游击第六大队,‍在独立游击第五大队一部的配合下,奇‍袭湖北省黄陂县蔡店附近的伪八军军‍部,俘旅长以下300余人,击溃瓦解其‍3000多人,创造了以少胜多,而自己又无‍一伤亡的光辉战例。
 
决 策‍
 
在黄陂、孝感地区,盘踞一支“中国‍人民自卫军第八军”的伪军部队。军长‍李汉鹏,黄陂人氏,小时无赖,成年好色,‍吃喝嫖赌,不务正业。后来加入汉留会,‍受双龙大爷金龙章赏识,当了龙头大哥。‍武汉沦陷前夕,他乘国民党军队溃退之‍机,网罗了一帮地痞流氓,拦截收罗溃‍军,收捡枪支弹药,拉起了队伍,自封团‍长、师长。1938年秋,被国民党收编为中‍国人民自卫军第八军,不久,在金龙章指‍使下卖身投靠日寇,将“青天白日”旗,换‍成“膏药”旗,专干破坏抗日和反共的勾‍当。他率兵夜袭黄陂抗日民主人士潘正‍道县长官邸,摧毁了县政府,迫使共产党‍主办的“抗日青年训练班”停办、“抗日‍动员委员会”停止活动。他派遣特务收‍买湖北省抗日游击大队副大队长陈楚‍金,妄图从内部瓦解共产党领导的这支‍威震孝感地区的抗日武装力量。他的阴‍谋破产以后,便亲自策动孝感、花园据点‍的日军,对抗日游击大队根据地的中和‍乡进行“扫荡”。他为扩充反动势力,大‍抓壮丁,抢劫粮食,搜刮民财,弄得临近‍几县鸡犬不宁,怨声载道。
新四军游击第六大队进入湖北省礼‍山(今大悟)县后,不断听到当地百姓诉‍说李汉鹏的罪行。5月上旬,几个老乡赶‍来报告说,李汉鹏那帮土匪又在礼山南‍部的夏家湾一带,抓丁抢粮。大队长罗‍厚福和新来的代政委官楚印决定消灭这‍股伪军。
次日夜晚,部队悄悄离开礼山南下,‍于第三日天黑前,到达孝感县青山口南‍面的黄家冲。‍
鄂东地委书记程坦与五大队副大队‍长汪进先等也到了黄家冲。
程坦在这里主持召开了干部会议。‍黄陂地下党的同志首先介绍了李汉鹏伪‍八军的情况:
李汉鹏有3个师、3个旅、2个团,共‍l万多人。杨希超的二十一师驻孝感东‍阳岗;尹昌彦的二十三师驻黄陂泡桐店;‍赵光荣的二十五师驻孝感杜涂垸;伪八‍军军部驻黄陂县蔡店西边的新李湾。军‍直属部队有3000余人,3个旅、2个团、1‍个营。后勤机关设在蔡店,有医院、被服‍厂、修械所等。李汉鹏无恶不作,但又心‍虚胆小,每次出门都带有卫队、护骑、贴‍身保镖,前呼后拥,平时躲在军部里,一‍般不出来活动。
“同志们,情况很清楚,”程坦在听完‍情况介绍后说:“我们一个大队打他一个‍军,200多人对付万把人,不容易呀!李‍司令再三嘱咐,对李汉鹏一要敢打,二要‍狠打,不打便罢,要打就打赢!”他用征询‍的目光扫视与会人员,然后盯着罗厚福、‍官楚印,“你们俩位是这台戏的主角,怎‍么打,先说说你们的看法!”
罗厚福望了望坐在身边的官楚印,官‍朝他点点头,他便站起来说道:
“俗话说,打蛇打七寸,擒贼先擒王,‍我们人少,可以出其不意,集中兵力,专‍打他的军部,掏伪八军的心脏。敲掉了‍李汉鹏,造成群龙无首,伪军人数虽多,‍也就不战自溃了。”他稍许停了停,又说,‍ “当然,关键是我们要把情况搞清楚,把准备工作做扎实,把时机选择好!”
罗厚福的话音刚落,程坦就微笑着‍直点头:“你们的想法很好,唐朝有个李‍鞳雪夜袭蔡州,也是以少量兵力掏叛军‍的心脏,我们就来个新四军袭蔡店掏伪‍八军的心脏。”
他说到这里,又低声征求官楚印和‍汪进先的意见,待他俩人点头之后,说‍道:“我看大体就这么定了,你们先去把‍情况摸准确,再作具体部署,大家一定‍要记住李司令员的指示,不打便罢,要打‍就打赢!”‍
 
侦 察‍
 
散会时,罗厚福、官楚印把手枪队长‍黄宏伸留下来‍。
“明天,你带一个手枪班去,最好能‍抓一两个‘舌头’。”罗厚福给黄宏伸布‍置侦察任务‍。
“你们先去蔡店南面的素山寺,那里‍有黄陂地下党的同志接应和配合你们。”‍官楚印补充说。
黄宏伸受领任务后,带领手枪队二‍班化装成老百姓出发了。‍
蔡店,位于黄陂县北部,是个古老的‍集镇。它背靠大别山,面向西峰山,东距‍汉(口)宣(化)公路10公里,西距平汉‍铁路30多公里。武汉沦陷后,南来北往‍的行人和客商,大都绕道从这里经过,是‍个十分热闹的地方。
扮作农民和客商的手枪队员,在地‍方党组织的协助下,深入蔡店一带,经过‍几天的秘密侦察,获得伪军不少情报,并将伪军军部驻地绘制成草图。
李汉鹏的军部,设在蔡店西面3里‍的新李湾李氏祠。军部前有大沙河作天‍然屏障,后有鹿角山作依托,可以随时退‍守转移。又在军部附近修筑工事,密布‍重兵。军部正面有两个团的兵力把守;‍东北面曾家榨有胡少之旅;西面曾家老‍屋有徐绍介旅。李汉鹏自恃兵力众多,‍防守严密,整天带着小老婆与军直几个‍旅长、团长们饮洒赌钱,寻欢作乐,往往‍通宵达旦。
手枪队二班长从伪军内线得知军部‍詹副官已回徐家冲老家。二班长立即带‍了几名手枪队员冒充伪军,连夜赶到徐‍家冲,径直来到詹家。 这个詹副官曾在‍汉口当过国民党的巡官,日寇占领武汉‍后,他回到黄陂,投靠李汉鹏,很快就成‍了李汉鹏手下的红人。他身材高大,满‍脸横肉,腰间挂着左轮手枪,见人不理不‍睬,周围的老百姓都不敢得罪他,当二‍班长喝令他举起手来的时候,他正在得‍意洋洋地与老婆共进晚餐。这个平时骄‍横跋扈的家伙,顿时吓得面如土色,“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连喊饶命,他老婆退‍缩到墙角,全身像筛糠般颤抖。‍
“起来!我们是来请你去和我们的‍上级谈谈情况,只要你肯帮忙,很快就放‍你回来。”
“行!行!”
就这样,手枪队把他带到了素山寺。‍经交待政策后,他便滔滔不绝地供出了‍伪八军的很多情况,并画了一张军部兵‍力布防情况及军部机关八大处和李汉鹏‍卧室位置的草图。经过与手枪队侦察到的情况核对,基本相同,并增加了一些手‍枪队还没有掌握的重要情报。黄宏伸将‍他暂时交地方党组织看押,与大伙在天‍亮前赶回了黄家冲,向大队领导作了详‍细汇报。‍
 
奔 袭‍
 
罗厚福、官楚印听了黄宏伸的汇报‍后,立即召开分队长以上的干部会议,决‍定当夜奔袭李汉鹏军部。罗厚福在会上‍作了详细部署。
部队全天休息,下午4点半提前开‍晚饭,每人3两肉加餐。6点整,部队全‍部轻装,离开了黄家冲,直奔蔡店。
红日西沉,天越来越黑,山路越来越‍陡,队伍却越走越快。翻过羊毛岭,干部‍战士都已汗流浃背,但谁也没有停下来‍喘口气,直往前赶。
从岭上下来,沿着山间小溪进入野‍冲,一路下坡,到了陈家畈后就是大路‍。这里离蔡店已经不到l0公里了。
大队长罗厚福一直跟着尖刀班走在最‍前面。当部队接近张家新屋前,前方传来‍几声狗叫,部队放慢速度。‍
“大队长,前面有情况!”
罗厚福顺着黄宏伸指的方向,从朦‍胧的夜色中,隐隐约约地看到两个黑影‍在向这边移动。‍
“就地隐蔽!”罗厚福小声命令部队,‍“尖刀班散开,跟上!”‍
尖刀班跟着罗厚福,蹲下身子,悄悄‍地向黑影靠拢。‍
“什么人?站住!”‍
“……”‍
“不答话我就开枪了!”
“别误会,别开枪,我们是特务团的,你们是……”
“我们是总部的!你们拍着手过来!”‍
来人听说是总部的,是自己人,便一‍前一后拍着手慢慢走拢来。尖刀班一拥‍而上,抓住两个伪军士兵,带到路旁晒谷‍场审问‍。
“老实说,是干什么的?”
他俩是伪军军部的勤务兵,因受不了长官的打骂,逃了出来。‍
“李汉鹏在什么地方?”
“在李氏祠军部。”
“李氏祠有多少兵力?”
“不,不清楚……”
“胡说!”黄宏伸把刀子在逃兵面前‍一晃,吓得他俩瘫坐在地上。“真……真‍的不知道。”“只知道长官们正在李氏祠‍赌钱。”另一个伪军补充说。
“今晚口令?”‍
“上半夜是‘精诚’,下半夜是‘团‍结’!”‍
搞到口令,部队放快脚步前进,经刘‍家巷,涉越沙河,逼近徐家台,用“团结”‍对答了口令,一连摸了两道哨兵的枪。
徐家台到新李湾尚有两公里的路‍程,部队迅速分为三路:六大队一中队与‍手枪队直指伪八军总部新李湾;六大队‍三中队从左侧进攻接见寺伪军,阻击曾‍家老屋黎绍介旅的增援;五大队三中队‍从右侧佯攻蔡店,阻击曾家榨胡少之旅‍的增援。
罗厚福率领六大队一中队和手枪队,冒充伪司令部特务连,直插敌人心‍脏。尖刀班接近李氏祠,被伪军警卫营‍岗哨发现,战斗打响。战十们迅即冲入‍伪军营房,伪军官兵刚从被窝里钻出来就当了俘虏‍。
正在李氏祠大厅聚赌的旅、团长们,吵吵嚷嚷,赌兴正浓。当他们听到枪声,准备逃离大厅时,一排乌黑的枪口已经对准了他们的脑门,他们一个个乖乖地束手就擒了。
另一部分新四军战士迅速占领了军‍部八大处,切断了与外部的通讯联络,值班的伪军军官们有的越窗逃跑,有的举手投降。警卫伪军军部的特务团,被打得到处乱窜,四散奔逃。
李汉鹏因连续几晚聚赌,有点疲乏,提前睡了。枪声把他从睡梦中惊醒,他抓起‍床头的电话呼救,电话线被切断了。他连忙下床来,提起裤子,拖着小老婆,狼狈逃往鹿角山。
当新李湾战斗打响之后,进攻接见寺和蔡店的战斗也打响了,伪军军部外围的伪军,因旅、团长们都不在,一下全乱了套,哪里还顾得上什么救援、还击,只顾个人逃‍命要紧。
伪军机炮营的迫击炮连和特务连,‍在其营长带领下,全部缴械投降。只有‍李汉鹏的外甥李循成拖走了机枪营,凭‍借鹿角山上的破旧寨墙,向山下盲目‍扫射。
战斗正紧张的时候,—个投诚的伪‍军炮手跑来说:“长官,有两门82迫击炮和几箱炮弹藏在朱家畈的草堆下面,我领你们去取来,炮轰那龟儿子李循成!”‍
这个炮手出身贫苦,被国民党抓壮‍丁当了兵,在部队溃退时掉了队,被李汉‍鹏收编在李循成部下,因一点过失,被李‍循成打了40军棍,所以,他对李循成恨‍透了。按照他说的地方,果真取回迫击‍炮和炮弹,于是架炮对准鹿角山连轰了3‍炮。3声炮响,吓得李循成逃之夭夭。
拂晓,战斗结束。不到两个小时,就‍击溃歼火了伪八军军部及直属部队3000‍余人,其中俘旅长1名、团长3名、其他‍官兵300余人。伪自卫第八军从此不复‍存在了。
新四军战士们迎着初升的太阳,兴‍高采烈地打扫战场,清点物资。 共缴获迫‍击炮3门、重机枪9挺、长短枪500余‍支,还有一箱箱未开封的子弹及手榴弹‍和十几头膘肥体壮的大骡马。
周围群众得知新四军获胜,纷纷提‍着桃子、李子,赶来慰劳战士。他们感谢‍新四军搬掉了压在他们头上的一块大‍石头。‍
 
四、马 鞍 山 战 斗­
 
田家镇沦陷后,日军沿公路西进。­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认为人认为大别山地­形于抗日有利,即令桂系第二十一集团­军留守大别山。1025 日,武汉沦陷,­第五战区主力向西转移,廖磊率领二十一集州军挺进人别山,总司令部设在金­家寨,张淦的第七军驻罗田腾家堡。­193812月,中共领导的大别山抗口游­击队,被编为第二十一集团军总司令部­独立游击第五大队。­
此时,“鄂东王”程汝怀从黄州城迁­到大崎山黄土岭后,即奉李宗仁命令,成­立鄂东游击总指挥部。这时程汝怀仅有­一个保安团的兵力,但他看到武汉会战­遗留在地方的武器很多,就在鄂东扩充个游击纵队,肌止已规划鄂东建制的第­二十一集团军独立游击第五大队,另有­第七军一七二师驻但店的2个营,由他­随时调遣,程汝怀在鄂东领导的抗日军­队达到20000人,网装备齐全,士气­旺盛。­
1939911,驻黄陂、新洲、团­风、淋山河等处之日军高桥联队、森冈骑­兵联队共3000余人,对黄冈县东北的马­鞍山地区进行“扫荡”。为了迎击日军,­程汝怀遂作了严密部署:()命令游击­第五人队张体学,率领全大队官兵即刻­由夏家山出发,经马假山侧面到牛车河,­抢占鹅公包、朝天寺,进入杜家州铺,迅­速展开,占领郑氏祠右翼高山阵地,痛击­来犯日寇,与左边保八团密切联系,构成­交叉火网,消灭来犯日寇。
­() 命令保八团何、彭2营长,率领­2营兵力,即刻由黄冈庙咀河山发,经贺­家坳到宋家坳,迅速展开,占领郑氏祠左翼高山阵地,与右边第丘大队密切联系,­并肩作战,构成交叉火网,消灭来犯­日寇。
­() 派一七二师二营兵力即刻由黄­冈店出发,经黄家坳、总路咀到魏家铺,­迅速展开,占领郑氏祠最左边高山阵地,­与右边保八团、五大队两军密切联系,构­成交叉火网,消灭来犯日寇。
­() (程汝怀)在黄冈天台山指­挥各军,要抱着有敌无我、有我无故的精­神,发扬十华民族气节,打好这一仪。­
马鞍山是大别山的支脉,因其形似­“马鞍”而得名。它东西高耸,户间低凹­平坦,南面是烈马回头峰和牛车河山谷,­北面有蜂子垴、望湖垴等山峰,这卫地­势险要,人烟稀少。­
上午9时,日寇凭借其优良军火装­备,从对面山远坳—带,向我军阵地郑氏­祠—带发射密集炮弹100余发,其步兵­如潮涌一般,向我军阵地冲锋,枪声密­集,战况非常激烈。
日寇在远坳地区集结一部突击队,­妄图占领水箕脑,向我五大队阵地冲锋,五大队战十们凭地势居高临下之险,沉­着痛击。口寇一度藉其炮火掩扩,冲人­五大队阵地,五大队战士与日寇短兵相­接,拚乐肉搏。保八团张连长出兵相助,­率队绕到水箕脑后,从侧面猛烈攻下,日寇在两面夹攻的情况下狼狈溃退,遗­20余具,五大队、保八闭缴获日本八式步枪11支。­
战斗激烈地进行着。日军疯犴地突­围。马鞍山北面的望湖垴,是个可以控­制全局的制高点。口军匆忙向那边集结­运动,妄图夺取它,以改变被动挨打的局­面。我—七二师一团二营营长刘志强带­一个连抢先占据了望湖垴,一次义一次­地将外锋的日军击溃在小腰间。敌尸犯­籍,在一个山凹里就横七竖八地躺了100­多具尸体。­
日军受挫肝作困兽之斗,于下午时重新集结兵力,从远坳右侧门郑氏祠­阵地猛攻,均被击退。
­12日,双方又激战一天,日军伤亡惨­重。留守新训的敌酋慌忙凋集、拼凑了­500余兵力赶来增援。­
13日拂晓,程汝怀下达了向日军发­动总攻的命令。—时间,枪炮声和战土­们的喊杀声如雷贯耳,震动了整个马鞍­山,最后的决战在开阔的远坳斜坡地面­上进行。经过一天的激战,日军伤亡惨­重,只得收拾残兵败将,抢运着100多名­伤员,狼狈逃去,而被打死的800多官­兵,则都割下左手大拇指,作为“尸指”­(以指代尸)带走,此战还活捉日军人,缴获步枪300余支、炮5门、机枪13­挺、指挥刀30余把、战马5匹及其他战­利品。
马鞍山战斗是武汉会战后,发生在­黄冈境内的最大歼敌战。
 
(资料来源:《黄冈抗战档案大揭秘》)

                                                                                         编辑:江福元  车清珍

 
时间:2015-06-05 1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