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经典红安 > 重要文章 返回>>

红安,传颂着他们的廉政故事

 

红安,传颂着他们的廉政故事

 

 

 

 

 

 

 

董必武:
赴美开会要记账
 
19454月,董必武作为中国代表团成员,出席在美国旧金山召开的联合国制宪大会。在美国期间,董老用两张毛边纸上记下了在美国的每一笔收入和支出。账单显示,他节省生活费、交际费和置装费共计2645美元。用节省下来的外汇,董老买了技术先进的印刷机,为国内同志买了打字机、留声机和英语唱片,而他自己连一条毛巾都没舍得买。毛巾中间破了,他自己把缝起来接着用。
目前,这两张珍贵的记账单现珍藏在董必武纪念馆。1994年经国家文物局专家组鉴定:这两张记账单被定为国家一级文物。
 
李先念:
我是国家主席,不是红安的主席
 
李先念热爱故乡,关心故乡,但从不对家乡和亲属开“小灶”。他刚担任国家主席时,他的老乡及战友曾任工程兵副司令员的胡奇才从故乡来北京看望他,向李先念汇报了家乡人民生活艰苦,希望可以对家乡照顾一点,李先念听后婉拒了老友的请求:“中央不是拨了一些专款,专门救济贫困县吗?”胡奇才试探着进一步求情说:“可是那点钱不够呀!”李先念说:“我是国家主席,不是红安的主席!怎么能对红安搞特殊照顾嘛?”
 
谢正荣:
为二十元党费开除侄儿党籍
 
少将谢正荣时任成都军区副司令员时,听说侄子贪污了20元党费的消息后非常生气,立即给刚上任不久的红安县纪委书记林惠基打电话,开门见山问到“我想谈谈对我侄儿的处理意见”,未等对方开口,又问道“请问你们如何处理他?”当得知按纪律给他严重警告处分时,谢正荣大声说:“我有意见,应该开除他的党籍”,当林惠基觉得这样处分太重时,将军厉声说:“还重?要是战争年代搞这种名堂,老子就要杀他的头!”
 
周纯全:
管钱管物却是粗衣简食
 
周纯全曾任解放军总后勤部第一副部长兼副政委、武装力量监察部第一副部长。他在后勤系统工作多年,管钱管物,有职有权,但他一贯克己奉公、作风廉洁、不谋私利、不搞特权。朝鲜战争时期,祖国人民曾向朝鲜前线捐赠了大量物资。周纯全宁肯铺稻草,睡行军床,从不利用职权之便把军需物资截留自用。全国解放后,他仍然是粗布衣服、旧布鞋,每餐一两个菜,生活上从不攀比讲究。机关干部、工作人员都钦佩地说:“周部长为我们树立了艰苦朴素的榜样。”
 
王建安:
把孩子送到渤海前哨服役
 
王建安任中央军委顾问时,儿子请求调回北京,他断然拒绝说:“我没有这个权力。”王建安患高血压,按理说可以把孩子留在身边照顾自己,可他的孩子天各一方,没有一个在身边。在孩子的提拔任用上,王建安总是告诫所在部队不要照顾,要在基层锻炼,甚至把孩子送到渤海前哨小岛服役。
王建安带过的部队都知道将军的“三不准”:不准前呼后拥;不准层层迎送;不准在生活上搞特殊。检查工作他从不事先通知部队,吃饭也总是到大食堂与战士们同桌。
 
       原载2015530《湖北日报》
       文/记者彭小萍通讯员万小勇张瑞林黄胜荣/省档案馆
 

 

 

 

 

                                                                                                                                                                                编辑:周少怀      金爱荣

 

 

  时间:2015-08-18 1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