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海军首次海上大阅兵总指挥------马忠全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红安将军 > 开国将军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70华诞之际,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23日出席在青岛举行的庆祝人民海军成立70周年海上阅兵活动。在雄壮的乐曲声中,习近平检阅海军仪仗队,随后登上检阅舰,驶向阅兵海域。人民海军32艘战舰威武列阵,战机振翅欲飞,远涉重洋前来参加庆典活动的13国海军18艘舰艇整齐编队接受了习近平主席的检阅。1949年4月23日从江苏泰州白马庙启航,人民海军在党的指引下,一路劈波斩浪,逐步发展成为一支能够有效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海上武装力量。人民海军一路走来,凝聚了一代又一代海军将士的艰辛努力。他们之中有我们红安这一块红色土地上走出一批杰出的人民海军高级将领,他们是被誉为“中国海军航母之父”原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军委副主席、海军司令员的刘华清;原海军副司令员、东海舰队司令员海军训练基地司令员、海军青岛基地副司令员的郑国仲;原海军副司令员、北海舰队副司令员兼旅顺基地司令员、南海舰队副司令员兼榆林基地司令员、海军青岛基地副司令员的马忠全等。   

这里值得特别一提的是,马忠全将军还是中国人民海军海上首次大阅兵的总指挥。

新中国第一次海上阅兵是在庆祝建军30年的1957年举行的。1957年5月,在北京举行的庆祝建军30周年筹备会上,中央军委作出决定:8月在青岛举行海上阅兵式。  

这次大阅兵,是海军组建以来首次举行的最大规模的-次海上阅兵。谁来担任这次阅兵的总指挥?海军把这项光荣而艰巨的任务交给了时任海军青岛基地副司令员的马忠全将军。
  7月下旬,海军萧劲光司令员提前来到青岛,亲自检查阅兵的各项准备工作。萧劲光对马忠全说:“这次阅兵不同寻常,党中央、毛主席要亲自检阅海军部队,我们一定要搞好。要把海军各个兵种的主要装备都拿出一部分,包括水面舰艇、潜艇、航空兵,各兵种还要做联合演练。另外,保证这次阅兵的安全是头等重要大事,也是我们这次阅兵成败的关键所在。除了参加检阅的部队绝对不能发生任何问题外还要搞好检阅海区的安全警戒。担负安全警戒的所有舰艇、飞机、岸炮、高炮和警备部队都要随时做好战斗准备。”
  马忠全深感自己肩,上的担子重、责任大,这次阅兵,搞好了,可以振军威,鼓士气,搞不好,将在国内外产生不良影响。他暗下决心,一定要高标准、高水平、高素质地完成好这次任务。
  马忠全向萧劲光司令员汇报了前期准备工作之后,就按照首长的指示和部署,带领阅兵筹备组的同志克服种种困难,认真准备,周密安排,对部队进行再动员,反复强调阅兵的重大意义,组织部队进行反复演练,精益求精,发现丁点问题都及时纠正,紧锣密鼓地完成了阅兵各项工作的准备。

日见事不凑巧,就在正式阅兵的前一天,毛泽东主席感冒了,医生坚决不同意主席出海阅兵。主席只好委托周总理代表他检阅海军青岛部队。
   1957年8月4日,马忠全与受阅部队一起,怀着激动的心情迎来了周恩来总理的检阅。随周总理一起 检阅部队的还有:国务院副总理乌兰夫、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张鼎丞公安部部长罗瑞卿、山东省委第一书记舒同副总参谋长韩先楚、空军司令员刘亚楼和武汉军区司令员陈再道等同志。

波澜起伏浪花朵朵。这是一段永远值得铭记的时光。

马忠全身着白色海军军礼服,显得更加英姿挺拔。他稍稍平静了一下激动的心情,正步向着周总理走去:“报告总理,部队集合完毕,请您检阅!”
  周总理在萧劲光司令员和马忠全总指挥的陪同下,代表党中央和毛泽东主席,在码头上检阅了海军部队。周总理注视着整齐的队形、威武的阵容、高昂的士气,脸上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之后,马忠全陪同周总理登上245号鱼雷快艇驶向胶州湾海面,检阅威武列阵的几十艘各种类型的舰艇,并登上了检阅旗舰“鞍山”号驱逐舰。萧劲光司令员代表海军指战员向周总理致欢迎词后,周总理讲了话,他高兴地对全体受阅官兵们说:“你们在建设海上武装力量上,在保卫海防和保卫社会主义建设上,已经取得了一定成绩,我祝贺你们。”周总理还勉励大家,为了建设强大的海军,必须继续努力。

随后,马忠全命令:“海上分列式开始!”

海面上骄阳似火,浪急涛涌,一艘艘驱逐舰、登陆舰、猎潜艇、鱼雷艇威武雄壮,乘风破浪;海天上,云卷云舒,一架架歼击机轰炸机强击机、水上飞机叱咤风云,展翅翱翔.....

马忠全站在总理的身旁,心情和浪花一样激动。他不时地向总理介绍着各种装备的性能和训练情况。
   两架草绿色的水上飞机编队通过旗舰上空;海军航空兵的歼击机群和水雷轰炸机编队飞越上空。周恩来总理拾手遮住阳光,仰首目送着飞机远去,含笑连连称赞。
  马忠全向总理介绍说:“这是我军唯一的一支水上飞机部队,飞机能在水面上起飞降落,可以担负巡逻、侦察、布雷、抢险等许多任务。”
   这一天,周恩来总理非常高兴,一直兴致勃勃地听着介绍,看着表演,不时地连声称赞“好!好!
   同时,东海舰队司令员陶勇率领护卫舰“昆明”号,也由上海赶来参加了阅兵。整个阅兵准备充分,计划周密,落实到位,非常成功!马忠全圆满地完成了阅兵总指挥这-一光荣使命。
   后来,毛泽东主席亲切地接见了海军青岛基地的团以上干部。合影前,毛泽东主席还单独会见了基地领导。周恩来总理向毛主席介绍马忠全时说:“这位就是这次阅兵的总指挥,基地副司令员马忠全。”
  毛主席握住了马忠全的手,说:“同志们辛苦了。”毛主席和周总理的亲切接见及合影,使马忠全终身难忘.....
  为了纪念加入人民海军的行列,马忠全夫妇将这一时期在青岛出生的两个儿子,一个取名为“海青”,一个取名为“海洋”他们要让孩子们爱海军、爱海洋,希望孩子们要有大海般辽阔的胸.....

 

     下面是马忠全将军二儿子马蜀南所写的纪念父亲的文章

一片军心在海南  

---回忆我的父亲马忠全将军

                          马蜀南

    今年4月23日,是人民海军成立70周年纪念日,在这个十分值得庆祝的日子里,我不由自主地来到大海边,望着广阔湛蓝的海洋,听着海浪拍岸的水声,不免思绪万千,心潮澎湃!看看我们今天的海军,看看阅舰式上那些威武雄壮、劈波斩浪的各式舰艇,心中感到无比的自豪和骄傲。这也让我情不自禁地怀念起那些为了祖国的海防安全,为了海军的发展壮大,在海军建设上呕心沥血、任劳任怨,不惜付出生命和血汗为海军发展做出重大贡献的海军老前辈,为他们那种矢志不渝、顽强拼搏的海军军魂所震撼,他们中间就有我的父亲马忠全将军。

    记得那是上世纪的1959年,南海局势日趋紧张,美国和南越傀儡集团经常在这挑衅滋事,兴风作浪,中央军委为了加强南海的防御和建设,决定在海南岛组建海军榆林基地(正军级)。那时的海南岛和今天的海南岛可是大相径庭,历史上,海南岛就是个流放囚徒、兔子不拉屎的地方,当时海南岛解放不久,仍是个贫穷落后的天涯海角。对海军而言,海南岛也是个让人望而生畏、谈虎色变的地方,工作和生活条件十分艰苦,很多人都不愿意去,当组织上找我父亲谈话,准备让他去榆林基地工作,征求意见时,父亲二话没说,表示坚决服从组织安排,接着就带着我们全家,离开美丽舒适的青岛上任去了。榆林基地位于海南岛最南端的三亚市,那时这地方根本不是城市,更没有什么高楼大厦、商店影院,就是一个小渔村,居民大部分是黎族同胞,海军驻有一个巡防大队,榆林基地就是在这个巡防大队基础上建立的,上级任命我父亲为南海舰队副司令员兼榆林基地司令员,系榆林基地首任司令员。由于榆林基地周边没有学校,妈妈带着我们五个孩子留在广州舰队所在地上学,只有父亲一个人去榆林基地赴任了。

  1961年的暑假,妈妈带我们去海南岛探亲,那时候交通十分不便,我们只能搭舰队给基地运送物资的小卡车前往。那天天不亮,我们就出发了。我们孩子坐在装物资的后车厢里,一路颠簸,从广州到湛江,又乘登陆艇过琼州海峡,翻过五指山,抵达榆林基地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来到海南岛,我们终于尝到了什么叫艰苦。这地方气候炎热,阳光狠毒,照射时间长,有人形容这是个“立竿不见影”的地方,还有人诙谐地说:“鸡蛋从马路这边滚到那边就熟了”,而且蚊虫遍布,我们经常被咬的浑身大包。这地方很穷,当地老百姓好像还处在刀耕火种的原始时代,住的是竹子树枝搭的茅草屋,吃的是小鱼小虾、野果、杂粮,穿的是自己织的粗布衣服,至于日常生活用品统统没有,基地的后勤供给也几乎全靠大陆。当时在岛上普遍流传着一个三大怪的说法:“两只老鼠一麻袋,三只蚊子一盘菜,老太太爬树比猴快”,可见其环境恶劣,贫穷落后的状况了。基地大院里,原来只有司令部办公楼是个二层砖瓦房,其它都是土坯房和茅草房,工作生活条件非常艰苦,我们去的时候,已经有了很大的改观,官兵宿舍也都建起了砖瓦房。基地离大东海不远,大东海大家都知道,现在是繁花似锦,游人如织,高楼大厦鳞次栉比,豪华酒店比比皆是,那时候这里可一间房子都没有,只是一片茂密的大树林,有许多椰子树和芭蕉树,还有许多叫不出名的树种,完全是一幅天然景象。临来海南岛前,妈妈好心,知道海南岛热,就给我们四个男孩都剃了光头,以为这样能凉快点,只给姐姐买了个草帽,我们男孩只能享受光头待遇。结果来到这里,强烈的阳光照在头上,由于没有头发遮挡,晒得脑瓜皮火辣辣的疼,浑身汗流浃背,我们受不了日晒,每次出去玩,都在树林里掰一片芭蕉叶当遮阳伞,真有点孙悟空扛着芭蕉扇的感觉。偌大的一个大东海海滩,一个人也没有,只有我们五个小孩,显得十分荒凉冷清。这里的水又涩又苦又咸,实在难喝,基地所在地只有个别的几口井的水是甜水,但由于水量有限,基地领导规定只有各单位食堂做饭可以用,其它生活用水一律禁用。父亲的警卫员看我们来了,好心去打了一桶甜水给我们喝,结果被父亲知道了,狠狠地把他批评了一顿,我们惨了,只喝了一天的甜水。离基地十几里外有一条河,平时基地只能用有限的运输工具拉水解决吃饭和战备用水,基地领导本想修一条管道把河水引过来,解决用水问题,但因为没有钱,只好作罢,听说又过了好几年后才解决了这个问题。这地方什么娱乐设施都没有,我们只能在树林里、海滩上跑来跑去,生活十分枯燥乏味。在这里生活,真犹如地狱般煎熬,我们实在待不下去,就缠着妈妈想回广州,但因为交通闭塞,我们只能等有车回广州拉物资时,搭顺便车回去。机会终于来了,我们争先恐后地爬上车,急不可耐地想脱离这片苦海。这就是当时我父亲和基地海军官兵工作生活的环境,我们只待了二十几天都受不了,他们却长年累月生活工作在这种极其艰苦恶劣的环境中,忠心耿耿、勤勤恳恳地为建设强大的海军而努力奋斗,现在想起来真使人由衷地感到钦佩和感动。

      2013年,我又踏上了海南岛这片熟悉的土地,今非昔比,我已经认不出它了,三亚、亚龙湾、大东海、鹿回头、天涯海角……一个个熟悉的名字,都已经旧貌换新颜。走在海南岛的山山水水之间,我似乎又看到了父亲走过的足迹,眼前浮现出父亲弯着战伤致残的右臂,左手拄着树棍,疾走在察看地形路上的身影。后来给父亲写回忆录,我从父亲的战友、秘书及身边工作人员那里了解到一些父亲在榆林基地工作的实际情况。当年,父亲一上任,就面临堆积如山的各种问题,先抓什么?怎么抓?工作千头万绪,重点在哪里?他决定首先深入基层,找广大的干部战士了解情况,进行广泛的调查研究,最终摸清了基地存在的主要问题有两点,一是军事设施、武器装备太简陋落后,根本担负不起基地所承担的作战任务。基地是在当地一个巡防大队基础上组建的,该大队只有一些不足300吨的小炮艇、鱼雷艇和辅助船只,续航距离短,只能在海南岛沿岸转悠,无法执行远海巡航任务。港口码头设备简陋,不能停靠较大型舰艇。海岸防御设施基本没有,很难执行防空、抗登陆作战等任务,更别说支援水面舰艇作战了。二是基地官兵普遍存在临时观念。由于基地环境恶劣,工作生活条件艰苦,许多官兵都不安心工作,不愿长期干下去,有的想调动离开,有的想转业复员,思想动荡,军心不稳。父亲着重从这两点入手开展工作,一方面重点加强军事设施建设、改善武器装备配置和提高军事训练水平。另一方面,在加强政治思想工作的同时,坚决主张从基地建设经费中拿出一部分钱搞生活设施建设,改善官兵的生活条件,拴心留人,稳定军心。说干就干,父亲以身作则,不顾身体残疾,亲自带领技术人员开始勘察基地防区内的不同地形,决定在哪建设什么军事设施。他走遍了海南岛的千山万水,从崇山峻岭的五指山到波涛汹涌的西沙群岛,到处都留下了他坚实的足迹。有时候,他为了到一处高地看地形,山上遍布着杂草树木,根本没有路,他就跟大家一起,顶烈日,冒酷暑,用砍刀砍出一条路来,但过几天再去时,又是杂草丛生,还得用砍刀开路,尽管如此艰难,他仍不怕辛苦反复勘察,一定要把地点选好选对才罢休。有一次,他来到一处海湾,发现这地方地形和海况很好,就对身边的人员说:“这地方很好,可以建个潜艇码头。”身边有人说:“司令员,我们连潜艇什么样都没见过,怎么建啊?”父亲说:“现在没有,将来一定会有的。”回来以后,他马上安排技术人员再去那个地方,进行初步的勘察和测量,为将来建港口码头积累了首份一手资料。

  现在那地方已经成为了一个设备齐全、具有现代化水平的潜艇基地。经过不懈的努力,一些重要的军事设施,如港口、码头、机场、岸炮和高炮阵地等都相继开工建设,基地办公楼、官兵宿舍、仓库、配电站等生活设施都已建成,榆林基地工作生活条件得到了很大的改善。在武器装备方面,经基地领导多次争取,南海舰队倾其全力,配备给榆林基地两艘五、六百吨级的“大型”舰艇,一艘护卫舰和一艘扫雷舰,都是国民党海军起义的老旧舰艇。那艘护卫舰更是老掉了牙,是修理厂的常客,在航率很低,那艘扫雷舰还堪用,巡航任务基本靠它和几艘猎潜艇。舰艇实力得到充实后不久,又传来南越海军在西沙海域驱赶我渔船、抓扣我渔民的消息,父亲听了十分气愤,果断下令巡航西沙。尽管当时南越海军实力比我海军强很多,但父亲觉得这个时候,我军必须显示决心,表现勇气,做出姿态,绝不能示弱,狭路相逢勇者胜。从此以后,海军巡航西沙就形成了制度化,常态化。自从我军开始巡航西沙,南越海军就收敛了许多,我渔民的人身财产安全也得到了一定的保证。尽管我军武器装备落后,但父亲对军事训练却抓得很紧,他经常身先士卒,带队出海训练和巡航,有时出海长达十天半个月,在海上常会遇到狂风恶浪。父亲当时的秘书谢华伟说:“首长真是天生当海军的料,我们在海上遇到大风浪都会晕船,连黄疸都吐出来了,他却稳稳地站在驾驶仓里,岿然不动,啥事没有。”谢秘书还说,父亲经常强调要“有什么武器打什么仗,有什么装备练什么兵”,并制订了一系列切合实际的战术打法,有效地提高了部队的战斗力。由于长年坚持,不断努力,部队始终保持着高昂的士气和较高的战斗力,这为部队执行各项战斗任务提供了根本保障。父亲还十分重视军民团结,军民联防,他深知我军能打胜仗的根本原因,是有人民群众的支持。当时在西沙群岛,我军还没有驻军能力,西沙群岛最大岛屿永兴岛上人烟稀少,只是个海鸟的天堂,那时岛上只有西沙工委、气象站、鸟粪公司和几户渔民,共十多个人,他们客观上也起到了守岛的作用,因此,父亲对他们也很关心。父亲借看地形的机会,慰问了岛上居民,了解了他们的生活情况,知道他们最大的困难是缺乏淡水,回来后就指示去西沙巡航的舰艇都要顺便给永兴岛上的居民带一些淡水去,为他们解决一点困难。

  谢秘书还讲了一件事。有一年过节,父亲叫他代表父亲去永兴岛慰问,当时由于岛上没有码头,舰艇靠不上去,不论是人还是物资,上岛都得由小舢板摆渡,他慰问结束乘舢板返回时,天气突变,黑云压顶,狂风大作,小舢板就像一片树叶在惊涛骇浪中漂浮,险象环生,后来在水兵们的顽强支撑下,终于转危为安返回了军舰。回来后,他向父亲做了汇报,父亲说:“这样不行,应该在岛上建个码头。”但由于没有经费,无法马上实施,然而父亲并没有放弃,他还是派技术人员上岛做了大致的勘察和测量,为将来建码头准备好了基础资料。如果父亲能看到今天的永兴岛,不知他该有多么高兴啊!沉重的工作终于把父亲累倒了,连续几天高烧不退,由于基地只有一个小门诊部,医疗设备、医务人员都极度缺乏,医生也查不清病因,没办法,只好把他送到广州舰队医院去。在医院精心治疗下,父亲痊愈返回基地。在回来的路上,他一句话也没说,心里总觉得有点内疚,这一阵子只顾忙工作,疏忽了官兵看病难的问题,他一个大司令看病都这么难,普通官兵就不用说了。他一路上都在想如何健全基地的医疗体系,确保官兵的身体健康问题。一回到基地,父亲马上召集有关人员开会,研究建医院的问题。后来他多次利用回舰队开会的机会,到舰队后勤和医疗部门去“化缘”,争取要一些医疗设备带回来。在他和基地官兵的共同努力下,仅用了一年时间,就建成了一个有200张床位的医院,还争取到了让舰队医院有经验的专家、医生来基地巡回医疗,这不仅解决了基地官兵看病难的问题,还能为地方老百姓看病,深受基地官兵和当地人民群众的欢迎。

  还有一次,基地运输车辆出了事故,还伤了人,车队领导给父亲汇报时说,主要原因一是路况太差,一遇恶劣天气,道路就更加泥泞难行。二是驾驶员疲劳驾驶,遇到情况或黑夜,在路上时间太长,无法休息,驾驶员很疲劳。父亲把这件事始终记在心上,一次他外出看地形,发现在海口到基地之间有个挺大的农场,他去一打听,原来是归国华侨办的“兴隆农场”,他马上找农场领导商量,能不能为基地运输车辆提供个休息的地方,农场领导很痛快地答应了。从那以后,基地车辆就有了中途休息的场所,农场对此事很重视,不仅驾驶员有了休息的地方,还能在这里吃饭过夜,基地也为农场顺便带些急需的物品,双方都很满意,基地的车辆事故也明显下降了。这些虽然都是小事,但却充分体现了父亲战争时期养成的爱兵如子,关心战士疾苦的优良传统。父亲在海南岛期间,正赶上国家三年自然灾害,基地生活条件本来就很艰苦,再加上自然灾害,生活就更艰苦了。怎么办?基地党委决定发扬抗日战争时期的“南泥湾精神”,自力更生,丰衣足食。父亲又像当年在太行山上开荒种地一样,不顾自己右臂伤残,带领身边工作人员,在房前屋后开荒种地,种上各种蔬菜,不仅解决了自己吃菜问题,还能向机关食堂供应一些。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在父亲的带动下,整个基地都掀起了大生产高潮,开荒种地,养猪捕鱼,种瓜种果种水稻,经过万众一心的努力,基地官兵生活得到了极大的改善,顺利地克服了自然灾害带来的各种困难。这期间,父亲和基地政委一起写了一篇反映基地官兵自力更生克服困难的文章,题为“发扬南泥湾精神”,在“人民海军报”上发表,“解放军报”也给予转载。经过几年的艰苦努力,榆林基地建设已初具规模,各项工作也都走上了正规。党和国家领导人对基地建设也很关心,许多国家领导人都来基地视察过。国家主席刘少奇来基地视察,对基地官兵自力更生,丰衣足食的精神十分赞赏,同战士们一起吃饭时,还幽默地给基地自产的空心菜起了个名字叫“无缝钢管”。董必武副主席来基地视察时,也被父亲和基地官兵艰苦创业,誓守南疆的顽强拼搏精神所感动,欣然命笔为父亲提诗一首:“珠崖椰树欲凌霄,屡受颱风不叶凋。本性坚贞经锻炼,故乡人有此高标。”

    1962年,中苏关系彻底破裂,北方局势骤然紧张,上级又任命父亲为北海舰队副司令员兼旅顺基地司令员,父亲一接到命令,就立刻马不停蹄地从祖国的南大门奔向祖国的北大门,担负起保卫祖国首都的重任。

    海军走向深蓝日,家祭无忘告乃翁。70年海军的历史,是奋发图强的发展史,是无数海军将士用生命和血汗谱写的光辉史。人民海军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在艰苦中创业,在战斗中成长,在创新中发展,经过几代人的艰苦奋斗,已经从简单的“空潜快”作战体系发展成现在的大型航母编队作战体系,具备了从岸基到海基,从沿岸近海到远洋深海的作战能力,逐步发展成为五大兵种齐全、核常战力兼备的战略性军种。在今天海军成立70周年纪念日,我们可以非常自豪地告慰父辈们的在天之灵,你们梦寐以求、为之奋斗终身的人民海军已经强大起来了!请父辈们放心,人民海军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一定会筚路蓝缕启新航,向海图强展雄姿,确保国家利益所至,舰艇航迹必达,人民海军终将成为一支维护世界和平、捍卫国家主权的世界一流海上武装力量!

 001 马忠全少将.jpg

 马忠全少将

1957年,海军首次海上大阅兵总指挥马忠全(中)与受阅官兵亲切交谈。.jpg

1957年,海军首次海上大阅兵总指挥马忠全(中)与受阅官兵亲切交谈。

1957年,任海军首次大阅兵总指挥的马忠全在指挥舰上。.jpg

1957年,任海军首次大阅兵总指挥的马忠全在指挥舰上。

1958年,马忠全深入部队与战士们在一起。.jpg

1958年,马忠全深入部队与战士们在一起。

1960年二月,董必武在海南岛三亚为马忠全题词.jpg

 

1960年2月,董必武在海南岛三亚为马忠全题词

1972年,马忠全(后排右二)在青岛与徐向前元帅(后排右三)等合影。.jpg

1972年,马忠全(后排右二)在青岛与徐向前元帅(后排右三)等合影。

1987年,马忠全(左三)与陈锡联(左四)、李德生(左五)、郑国仲(左二)等合影。.jpg

1987年,马忠全(左三)与陈锡联(左四)、李德生(左五)、郑国仲(左二)等合影。

1987年,马忠全视察海军水面舰艇。.jpg

1987年,马忠全视察海军水面舰艇。

2002年3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军委副主席刘华清为《马忠全人生足迹》题写书名.jpg

2002年3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军委副主席刘华清为《马忠全人生足迹》题写书名

IMG_20190505_113733.jpg

IMG_20190505_113832.jpg

 

 

编辑: 周少怀   车清珍

 
时间:2019-05-05 16: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