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岁老红军汪运祖将军病逝 12岁亲历黄麻起义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红安将军 > 开国将军


2015-02-27 17:37:50 来源: 东方网 作者:汪静波

 
百岁红军风骨长存黄麻起义最后一位开国将军逝世
——记南京军区原后勤部政委汪运祖将军
 
1逝世用.jpg
汪运祖(资料图)
  2月27日,百岁红军汪运祖将军告别仪式在南京市西天寺殡仪馆举行。吊唁大厅中央的挽联写道:
  黄麻举义万里征战昌国运,
  金陵拜将百岁廉勤承宗祖。
  南京军区、联勤部、江苏省军区等有关领导参加告别。专程来宁吊唁的将军故乡红安县政府领导表示,“在数百位亲历了黄麻起义的开国将领中,汪运祖是最后逝世的一位。”
  汪运祖于1915年6月出生在湖北省黄安县(今红安县)的一个穷苦农民家庭。他在黄麻起义的烽火中参加革命,并于1931年参加红军,同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3年12月转入中国共产党。曾任红四方面军第12师政治部宣传干事、第10师政治部秘书、第11师政治部秘书长等职。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三八五旅供给部部长等职。解放战争时期,任华东军区后勤部军需部副部长等职。建国后,任南京军区后勤部副部长、江苏省军区政委、南京军区后勤部政委等职。1964年晋升为少将军衔。1955年被授予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1988年被授予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2010年、2013年两次被南京军区表彰为“先进离休干部”,2014年被总政治部表彰为“全军先进离休干部”。
   12岁的儿童团团长,亲历黄麻起义
  88年前,黄安、麻城地区正涌动着革命的春潮。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当地的农民协会、妇救会、自卫队、少先队和儿童团等各类群众组织如雨后春笋般地出现。
  当时,年仅12岁的汪运祖已是村里有名的“孩子王”、“娃娃头”,是村里儿童团的团长,并在后来又当上了少先队队长,整天在村内村外站岗、放哨、查路条。
  1927年11月13日的深夜,20余万农民起义军在潘忠汝、吴光浩、戴克敏等领导下,胸佩赤化带,左膀系着白布条,高喊着“暴动,夺取县城”的口号,浩浩荡荡向黄安县城开去。12岁的儿童团团长汪运祖也带着儿童团前往助威。在离黄安城四五里的地方,汪运祖把几十个儿童团员集中起来,然后跟在农民起义军的后面向县城进发。在到达护城河边时,这群儿童团的小孩们也跟着大人喊起了“武装夺取政权”等口号。
  经过一晚上的激战,起义军于14日凌晨攻占了黄安县城。这就是中共党史上著名的黄麻起义,正是它的星星之火催生了红四方面军。而据后来的统计,仅是小小的黄安县,就走出了200多个将军。
  16岁参加红军,李先念亲自批准入伍
  经受过黄麻起义的洗礼之后,作为汪家的长子,汪运祖暂时被父亲“架离”了火热的群众革命运动。但他的心一刻也没有离开过,他一直积极地寻求重返革命活动的机会。
  到了1930年,苦难的生活使汪运祖的父亲和弟弟不堪重负,相继离世。从此,汪运祖没有了家。按他自己的话说,就是“阎王般的国民党官兵、凶恶无比的地主劣绅把我们这些穷人逼到了造反的境地。”
  汪运祖先后多次要求参加红军游击队,但都因年龄太小未能如愿。1931年8月的一天,16岁的汪运祖直接找到了他的老乡、时任陂安南县苏维埃政府主席的李先念。汪运祖说:“我跟定你了,这次我一定要参加红军!”李先念被眼前这位充满激情的小伙子感动了,当场批准他入伍。汪运祖如愿被分配到红四军11师当了战士。汪运祖非常珍惜这次来之不易的机会,工作积极,作战勇敢,三个月后就当上了班长。
  而李先念对这位积极请缨入伍的小战士也一直非常关心,就在长征途中,他还耐心地教汪运祖如何看地图、画地图。
  漫漫长征路上,与王近山结下生死之交
  汪运祖在家乡毕竟上过几天学,读书一般没问题,当年在部队里可算个知识分子。所以,长征途中他有很长一段时间在师部书记(秘书)的岗位上。
  但实际上,他担任书记纯属偶然。有一次,汪运祖跟随师政治部主任到师政委叶道志那里办事。叶政委刚好收到一封四方面军总政委陈昌浩的亲笔信,字迹非常潦草,政委的书记认不清。于是,汪运祖就帮他们将信念了一遍。叶政委很高兴,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小鬼,你挺有能耐的,调过来给我当书记吧。”
  要知道,那时做书记与现在秘书的责任完全不一样。当时红军部队的师、团都没有司令部,没有参谋长,都是由书记带领一个工作班子来协助首长完成工作,所以那时的书记可谓权力大、职责重。后来,汪运祖还给人称“王疯子”的红10师副师长王近山当过书记。
  很多时候,汪运祖这个书记要直接参加战斗。1935年10月,红四军军长许世友命令王近山率领28团强渡山高水恶、波涛汹涌的大金川,参加绥崇懋丹战役。渡江那天,王近山所在的船艰难地接近登陆点,随即与敌人展开了激战。但是,由于敌人的火力太猛,王近山乘坐的船伤亡很大,无法靠岸。就在王近山陷入困境之时,汪运祖所乘坐的船驶到了登陆点上游的一个山涯。汪运祖率领通信排抓住树枝顺着山涯爬上了岸,跨过一个水田,绕到敌人的背后,正看到王近山副师长率部与敌人交火。汪运祖大声命令:“快救王副师长,给我狠狠地打。”王副师长听见后,在船上吼道:“汪书记他们上去了,我们有救了!”汪运祖指挥通信排占据有利地形,集中火力向敌人扫射,很快就把岸上的守敌消灭了,然后冲下去接应王近山副师长。
  过了很多年,在新中国成立后,王近山仍多次感谢汪运祖的这段救命之恩,并在自己的回忆录里详细地描述了这段历史。
  1935年12月初,红四军攻占了四川荥经县城。国民党军薛岳部调集4个师的兵力,从东面的洪雅地区向荥经大举推进。当时,按照陈锡联师长的命令,汪运祖带领通信队刚刚把一个高地给夺了回来,就被敌机枪的扫射击中了胸部。子弹在他体内炸了一个洞,炸断了三根肋骨,肺部也受到严重伤害,呼吸非常困难。
  汪运祖自知伤势很重,不想连累战友。他对大家说:“你们不要管我,赶快跟着部队撤退。”话音未落,副师长王近山冲到他的面前,果断命令通信队的几个战士强行将他抬走。然后,王近山又赤着脚,一路飞跑,翻过了一座大山,蹚过了一条大河,回到师部抽调了12名身强力壮的战士,并下达死命令:“什么都可以甩掉,一定要把汪运祖抬回来。”就这样,大家轮换着把汪运祖转移到了军医院,保住了他的性命。
  在抢救、运送汪运祖的过程中,两个当场扑上来抢救的通信员一个重伤,一个牺牲,受重伤的后来也牺牲了。在后来的转移途中,敌人又打死了一个抬担架的通信员。
  在此后的长征中,汪运祖得到了上至师长、副师长,下至普通战士的照顾。有时,师长陈锡联、副师长王近山会把自己的马让给汪运祖骑;有时,汪运祖伤口疼得不能骑马,就有战友们争先恐后地抬着他爬雪山过草地;有时,汪运祖实在不忍心看见战友为自己受累,就忍着伤痛拉着马尾巴前进。
  “那次负伤,伤口到五年后才愈合。但即使伤口愈合,我已成为二等甲级残废,只要遇上变天,还十分疼痛。”汪运祖后来回忆说。而在此后的70多年里,汪运祖一直活在感恩之中。他说:“为了抢救我,牺牲了3名亲爱的战友;为了让我能活下来,王近山等师首长对我亲如兄弟,关爱有加;可以这么说,是战友情、兄弟爱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这也是我这么多年来坚强地干好革命工作的动力和源泉。”
  王维舟、耿飚做媒,娶了陇东分区参议长的女儿
  1939年,汪运祖由七七O团调入旅部后,一直从事后勤工作。曾任三八五旅供给部生产科科长、经济建设处处长,三八五旅特务营营长,三八五旅供给部副部长、部长。旅部就设在庆阳县开明绅士刘仲邠家前院。这时他被容貌清秀美丽、端庄大方的刘家二闺女刘文英所吸引。但他又觉得刘文英姑娘身价很高,怕遭拒绝。一天,他鼓足勇气,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三八五旅旅长王维舟、副旅长耿飚。王维舟人称“王善人”,他平易近人,在庆阳人心目中享有很高的威望,他又十分关心部下的个人生活,自然很乐意帮忙。再说王维舟、耿飚初进庆阳县城时,就住在刘仲邠的家中,不但与刘仲邠关系十分密切,和刘家人都非常熟悉。此时刘仲邠当选陇东分区首届参议会议长,王旅长又兼任陇东分区专员公署专员,因公务时常与刘家人见面,王维舟向刘家提亲是再顺利不过的事。果然不出所料,刘母征求过女儿的意见后,就满口答应了这门亲事。晚年,汪老说:“因为在一个院子里,她妈妈对我很熟悉,对我很有好感”。刘文英的母亲征求过女儿的意见后,就请王旅长夫人马奎宣做女方介绍人,时任旅部秘书程占彪为男方介绍人,王旅长为主婚人,在庆阳举办了很简朴的婚礼,时间是1944年。婚后刘文英参加了八路军,她与同时参加革命的耿飚夫人赵兰香、张才千夫人波涛并称庆阳城里飞出的三凤凰。那时汪运祖已快30岁了,婚后他们的生活幸福美满。汪老说:“婚前婚后所有的事都由程占彪一手操办,当年的结婚照我至今还保留着!刘文英人很好,她虽然是大家闺秀,出身殷实之家,但是能吃苦,很节俭。我忙于工作,家里也没有雇保姆,我们的八个儿女靠她一人抚养,家务常靠她一人操持”。1952年,新中国进入全面建设后,刘文英觉得自己孩子多、拖累重,为了让汪运祖把全部的精力一心一意地投入到社会主义事业建设上来,她不计较个人得失,毅然辞职在家,专门从事家务和孩子的教育工作。在她的精心教育下,他们的8个孩子都成为了祖国建设的栋梁之材。汪老说,“解放后,我当副师职时工资269元,就靠这些钱维持我们一家十口人的生活实在不容易。即使这样,也没有向组织要求过什么。在她的辛勤操劳下,我们家度过了许多困难。几年前她因心脏病去世,她的去世对我打击很大,我伤心得近一个星期吃不下饭。”
  淡泊名利,重情义却不徇私情
  建国之后,已经晋升少将的汪运祖一直关心家乡建设,为革命老区的百姓做了很多好事、实事。按照当地村民的说法:汪运祖是一个豪爽的人,更是很讲情义的人。
  有一年,汪将军出生的小村要建小学,但资金不足。当地村民抱着试一试的想法,给汪运祖将军写了一封信,不久,他就收到了汪将军寄来的5000元钱汇款。将军还在信中说,学校建成了,他还要带回3万元钱资助村里的孩子们上学。
  几年前,汪将军回乡祭祖,车子行到村口时,被一条小河挡住去路。汪将军多次与当地县里、镇上的干部联系,商量修桥事宜。到2013年,县里终于决定,一定要将这座桥架起,造福村民,了却将军的心愿。
  在对家乡的建设表现出极高热情的同时,汪将军在自己亲戚朋友的问题上却从来不讲“情面”。在汪将军家乡一所小学任校长的汪昌银是将军的亲侄子,曾经一心想着跟伯父“打个招呼”转成公办教师,希望汪将军对自己“照顾照顾”。汪将军非常生气,他严厉批评汪昌银说:“不想自己付出,只想靠着别人,有什么作为?”
  对于自己的生活,汪将军向来克己奉公,从不为自己谋私利。
  就在2014年汪将军百岁生日到来的时候,总政治部发来了贺信,并送来一万元慰问金。待前来慰问的领导走后,汪将军找来身边的小战士,让其将一万元慰问金作为特殊党费上交。这样的特殊党费,汪老交过多次。
  汪将军身前的生活也十分简朴。曾在90多岁时,还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他说:“我也是农家出身,一般的活都能自己做。”
  据身边的亲友介绍,像以上这些事迹,老将军身前还有很多很多,但老将军总是做得多,说得少,非常低调。汪将军最常教导自己子女、亲友的一句话就是:要老老实实做人,认认真真做事。
  老将军的外孙女、共产党员刘汀动情的说:“老红军一个个凋零了,但红军精神永存,外公这代人开创的事业后继有人”。
 
 
                                                                                                  责任编辑:孟涛、马燕
 
时间:2015-02-28 1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