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红安将军 > 将军故事 返回>>

秦光远将军修建的特殊墓碑

 

原标题:特殊墓碑

徐江善(新华社领衔记者)

 

 

在七里坪的观音山上,我见到了一座特殊的墓碑。
一位将军自费修建的烈士墓碑。
几棵松柏下,荒芜的蒿草中 ,一座设计极简单、建造极简陋的墓碑矗立在眼前。碑高 2 米多,碑身和基座都是用红砖和水泥砌成,已经露出破败的红砖。碑的正面是秦老将军亲笔写下的“革命烈士纪念碑”几个大字,字迹已经模糊。碑的背面是一行行密密麻麻的名字,细细数来共有 55 位。
 
“两百个将军同一个故乡”,一踏进大别山革命根据地湖北黄冈市红安县城,就看到由徐向前元帅题写的巨大牌匾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陪同的县扶贫办主任老李告诉我,红安原名黄安,是黄麻起义的策源地和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摇篮,为中国革命奉献了 14 万优秀儿女的宝贵生命,其中登记在册的烈士就有22552 名……
各种形式的纪念馆、纪念碑应该是与先烈们喁喁絮语的最佳去处,我很想与那 14 万个怀揣着梦想在血与火的岁月中消逝的亡灵,做一次超越时空的对话。
到红安县的当天,老李无意间讲出的一个关于墓碑的故事深深地吸引了我。
这是一座特殊的墓碑,一位将军自费修建的烈士墓碑。
尽管行程十分紧张,我仍然坚持一定要去看一看这块与众不同的墓碑。
汽车沿着公路拐进一个村庄,在一排平房前停稳,一位四五十岁模样的汉子迎出门来,他就是七里坪镇观音阁村党支部书记秦秋平。
身体壮实的庄稼汉面色黝黑,热情和气。听说是来看墓碑的,欣然答应给我们带路。
“就在那座观音山上。”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是一座大约四五里路远的山丘。
5 月的山坡上绿草茵茵,一朵朵红色的、紫色的、黄色的花朵漫山遍野绽放着,给这块红土地增添了生机。秦秋平对这座墓碑再熟悉不过,不仅因为他是村支部书记,更因为建碑的老将军秦光远是他伯父。
尘土飞扬,山路崎岖,爬上观音山我已经大汗淋漓了。
几棵松柏下,荒芜的蒿草中,一座设计极简单、建造极简陋的墓碑矗立在眼前。碑高 2多,碑身和基座都是用红砖和水泥砌成,已经露出破败的红砖。碑的正面是秦老将军亲笔写下的“革命烈士纪念碑”几个大字,字迹已经模糊。碑的背面是一行行密密麻麻的名字,细细数来共有 55 位。
作为幸存者,老将军从武汉军区后勤部政委岗位退下来后,每年都回村里看看。
1994 年的春天,老将军又一次回到故里,他背着手,沉着脸,走进一户户当年一起闹革命牺牲的战友后人的家,面对家徒四壁贫困依旧的村民,他一句话不说,只是眉峰紧锁,古铜色的脸绷得更紧了。
随后,他一个人来到观音山上,默默地坐在那里久久不肯离去……
如今已经无从知晓老将军在看到自己和那些倒下去的战友为之奋斗一生的理想与现实之间巨大反差后的内心世界,可以肯定的是,他的感情世界倒海翻江,激荡不已———
就是在这座观音山上, 80 多年前的一个深秋的夜晚, 2 万多名武装起来的农民,扛着梭镖、土铳、来复枪从七里坪镇出发,攻打黄安(今红安)县城,开始了声势浩大的“黄麻起义”。
第二天凌晨攻下了县城。从此,革命的火种熊熊燃烧,七里坪成为根据地的中心。1930 年,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形成,战争年代,共有 14 万人牺牲在这块红色的沃土。
贫穷饥饿中的秦光远和村里的小伙伴们举着火把,手持长矛,聚集到观音山上。他对后辈回忆说,至今清楚记得,当年只是领头的一句“要想吃饱饭,过上好日子,跟我走!”便有 5 5 位村民聚到一起,从这里走上了革命道路……
坐在观音山上,老将军想了些什么?
是领头人那一声一呼百应的吆喝,是匆匆逝去的一个个战友年轻的身影?是为没有看到当年企盼的好日子悲伤的情愫?或者是在反思那条充满理想和信念的人生之路?
这次故乡行促使老将军产生自建墓碑愿望。
1994 年将军故里的贫困状况没有留下记载,但我看到一份 2006 年红安县老促会所做的《红安县 60 个将军故里村新农村建设情况的调查报告》,那时的贫困令人扼腕——
贫困面大: 2004 年, 60 个自然村的人均纯收入只有 1783 元,比红安全县农民的人均2156 元少 373 元,全县绝对贫困人口 7.2 万人,占全县农村人口的 13%
交通条件差:大部分将军故里偏僻闭塞,道路不通。 60 个自然村有 21 个不通公路,18 个只有简易路,晴通雨阻。
居住条件差:将军故里 4661 户中,住房破旧的有 1500 户,危房户、无房户有 217户,而新建楼房的只有 70 户,大部分农户还人畜共居一室。
饮水质量差:有关部门曾抽取 10 个将军故里生活饮用水, 10 份水样浊度均超标,其中 8 份水样细菌总数超标,有 6 份总大肠菌超标,还有一些铁、锰、锌超标,不少人患上了疾病。
抗御自然灾害能力差:红安十年九旱。53 个自然村的 153 口当家塘堰不同程度淤积、护岸垮塌,严重减少蓄水量,抽水机泵电站设备老化,一遇天旱就闹荒灾,久旱不雨则颗粒无收,以种田为生的农民世世代代都是“望天收”。
值得注意的是,这里的记载是老将军故乡行 12 年以后的情形,可以想象在他坐在观音山上发呆时的贫困状态何等严重!
秦秋平告诉我,老将军每次回来都心情沉重,他经常独自一人一个一个地数那些牺牲了的战友名字,心中谋划着让这些名字永远让人们记住。
随着时光流逝,他自感岁月无多,愿望日益紧迫,最后决定,自己出资,在观音山上建一座墓碑,把当年与他一起参加革命,一个个倒在创建新中国征途上的战友的名字工工整整地刻在墓碑上。
8 1 日这一天,墓碑建好了。
那一天老将军特别高兴,早早就从武汉赶到村里,他的身体已经大不如从前,但他还是坚持在后辈们的搀扶下,一步一步攀向观音山。
炽热的阳光下,汗水顺着老将军的根根银发滚落,那是一个革命老战士的忠诚和信念;漫山的杜鹃花,在微风中摇曳,似乎在呼唤一个个为国捐躯者的名字……
站在墓碑下,老将军久久伫立,像一尊雕像。
他的双眼噙满泪水,冷峻的古铜色面庞没有一丝笑意,深沉的目光凝视着墓碑上那一个个熟悉的名字,棱角分明的嘴角在微微歙动,仿佛在与每一位老战友倾心叙谈。
他至今能清楚地讲述,每一位烈士名字后面珍藏的惊天动地的故事。每一位烈士的遗愿,都永远镌刻在老将军的心中。
老将军终于完成了一件难以割舍的心愿,上苍似乎留给他时间就是让他做好这件事。墓碑立好了,他的身体便每况愈下,再也没能回到观音山,再也没能与碑上 5 5 位烈士叙旧。
2002 9 月,老将军带着未竟的遗憾离开人世……
从观音山走下的时候,天色已晚。
落日的余晖涂抹在观音山坡。我再一次回头看了一眼夕阳下的墓碑,萋萋荒草中,残阳如血,如同那 55 位烈士抛洒的鲜血……
我默默无语。
秦秋平讲述着村里的变化——
村里新修了柏油路,全村 350 1440人,外出打工的占了一半。这几年新房建了不少, 6 人办了五保, 80 多人办了低保……
从记事起,为哀悼亡灵建起的各类纪念碑我瞻仰过无数,最初去过的是担任过我的母校辅导员的英雄战士刘英俊纪念碑。后来到了北京,天安门广场的人民英雄纪念碑令人肃然起敬。
先烈的忠骨令人景仰,先烈的精神如何弘扬?铭记那段血与火的历史,传承为信仰和追求奉献的一代人的遗愿,红安的这座特殊墓碑深深吸引着我,并将在我的心中留下刻骨铭心的记忆。
离开观音阁村时天色渐暗。我忍不住再次回望观音山上的斜阳残碑,墓碑上 55 位先烈的名字仿佛是 55 双眼睛,如果加上秦老将军就是 56 双。他们那或疑惑或失望或慈祥或不满或悲愤或绝望的目光扫过这片洒下无数烈士鲜血的红土地……
人们常说“烈士回眸应笑慰”。近两年不断从媒体上传来红安的好消息——
随着中央对红色苏区扶持力度的加大,随着红安人民招商引资脱贫步伐的不断加快,老区人民的生活水平有了较大提高,基础设施和生活条件大大改善。
这些当年从这个村一同走上革命道路的先辈们,看到家乡的新面貌定会露出欣慰的笑容……
 
 
                                                                                                                              (原载新华每日电讯20158712)
 

 
 

 

                                                                                编辑:周少怀     金爱荣

 

  时间:2015-08-11 1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