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向前元帅的爱情故事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红军部队 > 红四方面军 > 人物

作者:文建功

 
2008040908: 12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徐向前元帅在烽火硝烟中足智多谋、战功卓著,堪称铁血勇士。但在战场之外,他也不乏儿女情长,感情丰富。徐向前一生历经三次婚姻,其中到底几多甜蜜又几多辛酸呢?
 
至纯恩爱,恬静和睦
 
徐向前的初婚是由父母包办的,新娘叫朱香蝉。
1920年,即徐向前在国民师范上学的第二年,父母考虑他已19岁了,再不定亲,别人要笑话的。于是,就在几起保媒说亲的当中,选中了东冶镇朱家长女朱香蝉。朱香蝉的父亲不识字,是个本分的庄稼人,还是当地有名的菜园把式。但两家在完婚时间上发生争论,徐父想推迟几年再办,因为家里支付不起娶媳妇的一大笔开支,可是朱家不同意往后推迟,理由是闺女大了,再等几年20多岁,在当地,姑娘二十不嫁有伤体面。无奈之下,徐家只好依了朱家。在徐向前工作安定之后,1922年,由男女双方长辈商议选好良辰吉日,徐家张灯结彩,为徐向前和朱香蝉举行了热闹的婚礼。
在那个年代,没见过多少世面的年轻人,认为子女首要的就是孝为先。于是,徐向前和朱香蝉都顺从父母安排。徐向前虽然受到“五四”运动的影响,但思想解放的程度,还不能使他有摆脱父母包办而去自由恋爱的勇气。一字不识的朱香蝉,根本不知道“五四”运动是啥,更不会有什么新思想了,她只相信命运会给她安排一切。
婚后的朱香蝉,上对公婆兄嫂,下对小姑,有尊有让,有礼有貌,得到了一家人的喜爱。那时徐向前在河边村任教,每周回家一次。徐母很疼爱媳妇。徐向前不在家时,她就让媳妇回娘家去住,并嘱咐向前:“回来时,别忘了去东冶把她接回来。”徐向前怎么会忘呢,他比母亲更盼望这个时刻。
徐向前在学校教小学六年级,月薪20块白洋,生活较为稳定。乐天安命的徐向前对自己当时的处境较为满意。辛辛苦苦工作一周之后,他便急切地奔向东冶镇,“夫妻双双把家还”。婚后第二年,他们生下一个可爱的女儿,取名松枝。
徐向前和朱香蝉虽不是自由恋爱成家,但也像千千万万对中国老式夫妻那样,随遇而安,过着夫唱妇随、和睦温馨的家庭生活,并逐渐产生了感情。对徐向前来说,这是一次成功的婚姻。但失业的打击很快降临,这种平静的小日子变成了遥远的记忆。
1924年,由于学校裁员,徐向前只好远离父母和妻子,去广州投考黄埔军校。他走后,朱香蝉忧急交加,得了一种谁也说不清楚的病。徐向前得知后,忧心如焚,恨不能立刻飞回朱香蝉的身边。但作为一名军校学员,纪律严格,身不由己。他只好写信安慰妻子不要着急,安心养病,等有机会一定回去看她。可朱香蝉每天除了吃一点西葫芦粥之外,别的什么也吃不下,身体急骤消瘦,脸色蜡黄,等不到他回来了。善良而柔弱的朱香蝉,怀着一腔幽思,命丧黄泉,临终前还哀求公婆写信叫徐向前回家。
一日夫妻百日恩。何况徐向前和朱香蝉也算得上是一对恩爱夫妻。徐向前没能满足朱香蝉可怜的心愿,也没能尽到丈夫和父亲的责任。每当念及痴心的朱香蝉,徐向前总怀有一丝愧疚。第一次婚姻虽然时间不长,但终究给徐向前留下过一段美好回忆。
 
 
患难与共,祸及被害
 
徐向前的第二次婚姻时间虽也不长,却使他终生满怀隐痛,不堪回首。徐向前和程训宣是1929年底结婚的,这并不是一次浪漫的结合。
1929年6月,徐向前根据党中央安排,从上海来到鄂东北根据地任红三十一师副师长。徐向前新来乍到,人地两生,要取得当地干部和群众的信任不那么容易。此外,红三十一师师长吴光浩在徐向前来之前的一次战斗中牺牲了,为怕影响部队和群众的情绪,鄂豫边特委对他不幸牺牲的消息暂时保密。徐向前名义上是副职,实际上要担负起全师的军事领导工作,这更增添了他开展工作的难度。
徐向前不愧是一位优秀的军事指挥员,很注意发挥当地土生土长的“大老粗”的长处,从行军打仗、日常生活到军民关系,处处以身作则,平易近人,和群众打成一片。打起仗来身先士卒,哪里最危险、最吃紧,他就出现在哪里。打了胜仗,从不居功自恃,战斗中有缺点和失误,主动承担责任,从不诿过于人。这样,徐向前很快站住了脚,赢得了指战员的爱戴和信任。
徐向前到达鄂豫边不久,就碰上了敌人烧向红军的“三把火”:“罗李会剿”、“鄂豫会剿”、“徐夏会剿”。徐向前总结了东江游击战争的经验,率领队伍同敌人周旋,避强击弱,避实击虚,多打小仗,积小胜为大胜,让部队在实践中逐步得到锻炼,一步一步地发展自己。从6月到11月,3次“会剿”相继被粉碎,敌人尝到了红军的厉害。但徐向前在一次战斗中,跳崖时将腿摔伤。参谋长曹学楷和三队队长倪志高知道徐向前丧偶多年,眼前身体又不好,需要人照顾,就主动替他和程训宣牵线搭桥,撮合一桩好姻缘。
程训宣1911年出生在黄安县一个贫农家庭,祖祖辈辈都是贫民。父亲为人忠厚,母亲虽不识字,但性格开朗,乐善好施。程训宣受母亲影响很大。她家姐弟5个,除姐姐幼年夭折外,都参加了革命。1928年,吴光浩率红三十一师回黄麻老区活动,程训宣冲破封建礼教的束缚,投入革命队伍,从事妇女工作。她为人正派、工作积极,对党忠诚,很快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程训宣早就听说过徐向前这位英勇善战的红军指挥员,爱慕他的儒雅风度。徐向前也从心里喜欢这个性格开朗、爱说爱笑的姑娘,更希望这位熟悉本地风土民情的妇女干部能成为他的贤内助。为了照顾徐向前的身体和生活,相识不久,他们就闪电般地举行了简朴而热闹的婚礼。这一年徐向前28岁,程训宣18岁。
婚后,徐向前的腿伤很快痊愈,又回到前线指挥战斗。程训宣继续在后方从事地方妇女工作。他们难得有见面团聚的机会,相互之间也很少能得到对方的消息。
1932年第四次反“围剿”时,升任红四方面军总指挥的徐向前在七里坪一带指挥作战,战局很紧张。徐向前惦念年轻的妻子,又无法回家探望,就让警卫员把袜子送去,让她抽空给补一补,借此互报平安。没想到,警卫员气喘吁吁地回来了,带给他一个不幸的消息说:“程训宣被抓走了,抓她的人说她是改组派。”
徐向前得知后,如五雷轰顶,肺都要气炸了。当时正是张国焘肆意进行“大肃反”最残酷的时期。在近3个月的“肃反”中,张国焘搞掉了2500名连以上的红军指挥员,百分之六七十的团以上干部惨遭逮捕或杀害,这造成了无法弥补的损失。
程训宣被抓走后命运如何,徐向前无权过问,也不便过问。因为张国焘对他“用而不信”,他自己的命运也朝不保夕。大敌当前,他只好和广大指战员一样,以大局为重,强抑心中悲痛,听候组织审查,全身心投入到反对敌人“围剿”的斗争中。
后来,部队撤离了鄂豫皖根据地,徐向前一直很惦记妻子,到处托人打听消息,但音讯全无。1937年到延安后,他才听说妻子被抓走后,保卫局用了种种刑法,严刑拷打,逼她承认自己是反革命,并要她揭发“同伙”。她始终不承认是反革命,最后被杀害了。
徐向前问鄂豫皖苏区的保卫局长周纯全:“为什么把我老婆抓去杀了?她究竟有什么罪?”周纯全此时只好说老实话了:“她没有什么罪,当时抓她,就是为了搞你的材料。”徐向前悲愤地说不出话来。他为自己作为一个堂堂的男子汉却无力保护自己的爱妻,眼睁睁地看着她受冤被害,感到痛心疾首。
程训宣的死,对徐向前打击很大。一个活泼可爱的姑娘为了他而惨遭杀害,他却连替她说话的权利都没有。此后十余年,他一直不愿再娶,既是因为他怀念程训宣,心中的隐痛难以消除,也是因为他提着脑袋干革命,不愿再拖累他人。直到抗战胜利之初遇到黄杰时,徐向前的心中才产生了“我想有个家”的强烈归属感。
 
  相濡以沫,真情永驻
 
从1927年参加革命,到八年抗战,由于长期战斗在第一线,多次负伤,徐向前身体状况急剧恶化。1945年4月,徐向前再次积劳成疾,因患肋膜炎,住进延安柳树店和平医院治疗,直到当年冬天才出院,但身体仍很衰弱。就在这时,他遇见了他在武汉军校任教时女生队的学员黄杰。黄杰早就认识徐向前,但徐向前并不认识黄杰。
黄杰,湖北江陵人,192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中共松滋县第一任县委书记,组织领导过九岭岗暴动,后长期在上海中共中央领导机关工作。1946年5月,任延安第二保育院院长。
这时,徐向前和黄杰都已进入不惑之年。黄杰看到当年英姿勃勃的教官如今一副大病初愈的样子,一股怜惜之情涌上心头。徐向前望着眉清目秀、干练大方的黄杰,也不由想起自己的当年,隐隐拨动了他沉睡了十年的情弦。
1946年的“五四”青年节,在这初春的季节,担任陕甘宁晋绥联防副司令员兼参谋长的徐向前和黄杰喜气洋洋地结为夫妻。1947年2月,黄杰在山西长治生下了他们的第一个女儿徐鲁溪。后来他们又有了一儿一女:徐小岩和徐小涛。
新中国成立后的和平日子,一对革命伴侣苦尽甘来,终于能相安一隅,拥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家。此时,徐向前担任解放军总参谋长,黄杰在国务院纺织工业部主管人事工作。新居所是一座历经半个世纪的旧宅院,外观斑驳古拙,但家庭内部却乐趣横生,这是他们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家。
此时的徐向前和黄杰这对革命夫妻,一方面为新中国的建设而忘我工作,一方面尽情享受家庭生活的乐趣。但徐向前万万没有想到,程训宣被害35年之后,相似的命运又险些落在他的老伴黄杰身上。
1968年10月,徐向前被斥为“二月逆流”打入另册。中共八届十二中全会闭幕后的第九天,突然发来会议“简报”。在第一期“简报”上,有人竟编造谎言,说黄杰是“叛徒”。
历史悲剧的重演真叫这位领兵的老帅哭笑不得。徐向前激怒而又不平地对黄杰说:“我们结婚这么多年,彼此都了解,他们说你是‘叛徒’,这到底是为什么啊?”黄杰心中明白,在这个时候遭到诬陷,与有人要打倒徐向前有关。她不假思索、坚定而又心酸地说:“我绝不是叛徒……咱们离婚吧!免得你连累我,我连累你,说不清楚!”
男儿有泪不轻弹。徐向前听了黄杰的这句话,想到几十年的老夫老妻居然被逼迫得说出“离婚”两个字,不由得老泪纵横。徐向前想到两人结婚不久,解放战争爆发。他渴望战斗,身体稍好一点就要求上前线,全然忘记了自己作为丈夫和父亲的责任,撇下刚生下孩子不久的黄杰,到晋冀鲁豫军区赴职。如果不是黄杰理解他,恪尽妻责,尽心竭力地照顾他的身体,千方百计地支持他的工作,他是很难完成解放山西的光荣任务的。解放以后,黄杰在纺织部工作,从不以老革命自居,一直乘公共汽车上下班,保持着艰苦朴素的革命本色。这么好的妻子,徐向前怎会舍得同她分离呢?徐向前一生讲求实际,他现在依然坚信:真理不能说成谬误,红的不能变成黑的。他默默不语,观望着事态的发展。
在这股汹涌浊浪冲击之下,徐向前办公室的党支部曾写报告,请示批判徐向前和黄杰。周恩来总理看到报告后批示:“不要搞得过于紧张。”并当即转呈毛泽东主席。1969年1月3日,毛泽东亲笔作了批示:“所有与‘二月逆流’有关的老同志及其家属都不要批判,要和他们搞好关系。”关键时刻,毛主席保护了徐向前和黄杰,避免了悲剧的发生。可是,林彪却在毛泽东批示的一旁别有用心地加批:“完全同意主席的意见。希望徐向前同志搞好健康,不要制造新的障碍。”
1969年10月,徐向前被“疏散”到河南开封,过着半囚禁式的生活,老伴黄杰被留在纺织工业部接受“审查”,与徐向前数年无法一见,望眼欲穿空添相思。孩子受他的牵连,也遭厄运:女儿徐鲁溪在大学里被打成“五•一六”分子,送往五七干校;小女儿徐小涛才18岁,想当兵没单位接收,去建设兵团也不要,后来走了“后门”,才当上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军垦战士;儿子徐小岩算是最好的,在远方部队服役。年迈而孤独的徐向前,身边没有一个亲人,生活也没有一丝乐趣。他心中牵挂着妻子和儿女,却无能为力。1971年4月8日,中央决定在北京召开批陈整风汇报会。几位老帅才陆续由外地被接回北京。徐向前是被“疏散”的人中最后一个回北京的。
1990年,元帅生命的火炬无私地燃烧了数十个春秋之后,无声地熄灭了。黄杰心中的悲痛是任何人都无法想象的。徐向前和黄杰相濡以沫几十年,携手并进,患难与共,共同度过了一个个艰难时刻,成为令人羡慕的终生伴侣。
 
时间:2015-03-23 2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