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红军部队 > 红二十五军 返回>>

红二十五军长征途经南阳

 

2014-11-10 09:46:06   来源:中红网作者:王灿   
核心提示
 
       历时10个月,转战近万里,最先到达陕北;经历数百场战斗从未失败,长征结束时兵员比出发时不减反增;与中央长期失去联系,却能独立作出北上抗日决策,主动策应全局,为中央红军落脚陕北奠定了重要基础……这就是曾经途经南阳,对中国革命的胜利起了独特作用的红25军。
面对国民党军队的数次围剿,鄂豫皖革命根据地日渐减小,为了保存有生力量,争取革命的更大胜利,根据中共中央指示,1934年11月16日,中国工农红军25军军长程子华、政委吴焕先、副军长徐海东率所部223、224、225团和手枪团共2980余人,高举“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第二先遣队”的大旗,由罗山县何家冲出发,实施战略转移,开始了伟大的长征。
 
           声东击西挥师入宛
 
       蒋介石获悉后,急调上官云相指挥的“鄂豫皖三省追剿纵队”5个支队和东北军115师跟踪追击;令驻扎南阳、泌阳、方城、叶县一带的庞炳勋第40军和驻扎湖北老河口一带的肖之楚第44师迎头拦截;令驻扎开封的陈沛第60师开赴卢氏朱阳关一带,控制入陕要道,企图以30多个团的优势兵力围歼孤军远征的红25军。
       11月17,红25军在朱堂店以南罗古寨,击退敌“追剿纵队”第5支队的截击,当晚越过平汉铁路,经青石桥、黄龙寺、月河店等地,进入豫鄂交界的桐柏山区。红25军经过实地考察和听取中共鄂豫边工委书记张星江介绍的情况,认为此地距平汉铁路和汉水较近,回旋范围狭小,加之敌重兵压境,难以立足发展,遂决定北上,掉头迅速向豫西伏牛山区转移。
        为了隐蔽北上意图,迷惑调动敌人,红25军继续西进,直抵桐柏县城以西25公里之洪仪河、太白岭、界牌口一带,并派副军长徐海东率223团佯攻湖北枣阳县城,形成进攻武汉势态。各路“追剿”大军果然中计,纷纷向枣阳一带麋集。敌第40军大部兵力推进到新野、唐河、赊旗镇(今社旗)之线;“追剿纵队”主力和第115师先后抵达桐柏以西;第44师则进至枣阳城附近。正当敌人形成合围之势,企图将红军聚歼于枣阳地区之时,红25军于22日突然从枣阳县城北掉头东进,击破敌“追剿纵队”第5支队的堵截后,转向东北。23日,在桐柏以西之歇马岭、栗园一带击退敌“追剿纵队”第2支队的进攻后,由中共鄂豫边工委书记张星江带路,绕道平氏镇、泌阳城东,经马谷田、刘庄铺、贾楼等地,抵达驻马店西北地区,跳出敌人合围,预定由泌阳象河关转向西北,经方城东北跨越许(昌)南(阳)公路,向伏牛山区挺进。
 
              浴血恶战独树镇
 
        红25军转向北上后,敌40军军长庞炳勋窥红军似有“经象河关及叶县、方城之间独树镇、保安寨西窜企图”,遂急调所部115旅由赊旗镇北返方城之独树镇七里岗、砚山铺一带设伏;史振京骑兵团由叶县南下保安、方城堵截;李福和骑兵第5师经羊册、酒店、金汤寨向独树迂回堵击;李运通第116旅由新野北上南召,以阻击红25军进入伏牛山区。红25军后面,敌“追剿纵队”5个支队仍紧追不舍。
       11月25晚,红25军到达泌阳县象河关西北的王店一带,与敌“追剿纵队”第2支队发生战斗。26日拂晓,在距离许南公路20余公里处敌又尾追而至。为阻击追敌,尽快越过公路,红25军将第224、225团和直属队编为前梯队,先行出发;将第223团改为后梯队,阻击尾敌,掩护主力行进。此时,天气骤变突降寒流,冻雨绞着雪粒刷刷落下,塑风刺骨,红25军指战员单薄的衣服,很快被雨雪浸透。道路泥泞难行,许多战士的草鞋被黄泥粘掉,不得不赤脚行军。但是,他们不畏艰难,顶风冒雪,顽强地向方城县独树镇七里岗附近的公路地段急速突进。
        七里岗是伏牛山东麓向南延伸的一条长约15华里的土岗,许南公路穿越这里时,将七里岗拦腰截断,形成一个人工地堑。26日上午11时,敌40军115旅230、229团抢先到达,敌骑兵团到达砚河以东,随即构筑临时工事,形成东西十华里的弧形堵击线,以追击炮、重机枪等精良武器和数千人马封锁了公路。下午1时许,红25军前梯队第224团到达七里岗并顺岗脊北进。当接近许南公路时,突遭埋伏在两侧的敌人猛烈攻击。由于天气恶劣,能见度低,先头部队发现敌人较迟,一时陷入被动。加上战士们手被冻僵,拉不开枪栓,零星的火力难以有效地反击敌人,以致被迫后撤。敌人乘机猛攻,从两翼包抄过来,情况十分险恶。危急时刻,军政委吴焕先赶到先头团,他一面指挥225团三连连长张海文率部冲到前面反击;一面高声命令:“同志们!就地卧倒,坚决顶住敌人,决不能后退!”很快稳住了阵脚。战士们迅速趴在泥水地上,利用地形顽强反击敌人。吴焕先见敌人疯狂扑来,当即从交通队员身上抽出一把大刀,振臂高呼:“同志们,现在是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共产党员跟我来!”冒着枪林弹雨,率众冲入敌阵,与敌人展开了白刃搏斗。酣战之际,副军长徐海东率223团快速赶到,立即投入战斗。经过一番恶战,终于将正面进攻之敌压了回去,并抢占了一些有利地形。此时,穷凶极恶的敌人又组织数次密集队形进行反扑,并不断炮轰红军阵地。英勇的红军浴血苦战,始终牢牢控制着公路南的阵地。战斗持续到3时许,在徐海东的指挥下,红军向七里岗之敌发起3次进攻,以图打开缺口,越过公路。但由于敌人占据有利地形疯狂阻击,均未凑效。遂转而固守赵庄、焦庄、杨武岗、上曹屯等村庄,与敌人形成僵持局面。战斗中,红军指战员死伤300余人,时任军政治部宣传科长的刘华清身负重伤。战士们的鲜血染红了七里岗头。入夜,风雪转为大雨,红25军趁机撤到杨楼镇的张庄一带,在村中召开紧急会议,决定连夜绕道突围。一更天,红军冒着大雨,忍着伤痛和极度的饥饿疲劳,由鄂豫边工委书记张星江和张庄农民张永河带路,从东北迂回转向西北,穿过敌人空隙,从叶县保安寨北的沈庄附近,悄然疾速穿过许南公路,胜利突出敌人合围,进抵伏牛山东麓。
       独树镇遭遇战,是红25军长征途中生死攸关的一场血战。红军以不足3000人的兵力挫败了国民党数万步骑兵的猛烈合击,转危为安,保存了红军的有生力量,为红25军胜利完成战略转移任务奠定了基础。不少参加了此次战斗的指战员回忆起来,尚感慨万端。原军委副主席刘华清回忆道:“独树镇之战,关系到红25军的生死存亡,情形之险恶,战斗之惊心动魄,至今历历在目。”原全国政协副主席程子华回忆道:“独树镇战斗,是红25军能否保存自己,能否完成转移任务的关键性一仗。”1996年10月22,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60周年大会上,江泽民同志将红25军“血战独树镇”与四渡赤水河、巧渡金沙、强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激战嘉陵江等并称为红军长征的著名战例。
 
       激战拐河镇击溃追敌
 
       11月27晨,接到战报的国民党驻豫特派绥靖主任、河南省政府主席刘峙电令敌第40军115旅和骑兵团跟踪紧追。上午10时许,敌追至五里坡、高老山一带。红25军遂抢占该处高地,将敌击退后,沿着方城、叶县边界的浅山区西进,当晚宿营在方城县拐河镇的徐沟等村。与此同时,敌第40军115旅和骑兵团于红25军前进的右侧驰抵叶县常村;敌第40军骑5师于红25军前进的左侧进抵拐河镇,妄图对红军形成拦截夹击之势。
        28日拂晓,红25军由徐沟出发,经大夼,抵达孤石滩附近,准备由此直插伏牛深山。
        孤石滩,是拐河镇东北澧河上的一个重要渡口。滩北是马顶山,西为土岗。山岗对峙,紧锁孤石滩渡口,地险势要,易守难攻。
        8时许,红25军前卫部队正欲徒涉澧河,敌大队人马突然从拐河、常村两个方向疾速奔袭而来,其先头部队超过红25军,抢占了澧河北岸部分高地,从南北西三面向红军实施包围夹击,面对危急处境,副军长徐海东急令前卫第223团不惜代价,强渡澧河,抢占镇西北纸房沟高地,拦击敌骑兵第5师的进攻,控制入山要道。火速赶到的军政委吴焕先命令第225团3营9连连长韩先楚率部抢占对岸山头的围寨,阻击敌骑兵团和115旅,掩护主力渡河。经红军指战员二十余次反复殊死冲杀,终将敌人打垮,毙伤俘敌500余人。
       红25军冲破敌人堵击防线后,旋即沿东大麦沟、杓刘、山头留、果木庄一线山岭向西北飞速疾行,获悉后的刘峙从南召急调116旅策应敌40军骑兵团“轻装驰奔追击”。红军后卫部队且战且走,中午在果木庄、交界岭一带设伏智退尾敌后,在鄂豫边工委书记张星江等人的带领下经街村、单庄等地,出方城县境,于29日悄然进入伏牛深山。
       拐河镇之战是红25军长征途经南阳的又一场惊心动魄的恶战。至此,红25军击溃了20余倍于己之敌的连续追堵夹击,长驱1200余里,胜利完成了向伏牛山区战略转移的任务。
 
长途奔袭荆紫关
 
        伏牛山区,为豫西“内乡王”别庭芳的势力范围,反动统治严密,加之这一带地域狭窄,人烟稀少,物资匮乏,创建根据地比较困难。红25军一进入伏牛山区,敌第40军和“追剿纵队”主力便相继追来。因此,鄂豫皖省委决定继续西进,直奔陕南。
        1934年12月,红25军长征胜利到达陕南商洛地区,经过长期浴血转战,创建了新的鄂豫陕革命根据地。
        红军和根据地的逐步扩大,使蒋介石十分不安,这不但对他“围剿”中央红军不利,而且也威胁到关中地区的安全。于是,蒋介石紧急调动东北军9个团,河南的国民党40军和44师9个团,陕军38军及其警备第1、第2旅,湖北5个团共30多个团的兵力,对鄂豫陕根据地进行围剿,限令3个月内剿清红军。
       为了粉碎敌人的围剿,红25军根据鄂豫陕边区山大、交通不便、敌人辎重运输困难等情况,制定了以营团为单位、分散游击的作战方针,利用红军和游击师山熟、路熟、人熟,机动灵活的有利条件,大迂回、绕圈子,去调动敌人、疲劳敌人、袭击敌人。一个多月内,敌人不但没有找到红军主力作战,不时还被红军、游击师从背后痛快反击。敌《陕南快报》称:“东西无方,去来无定,昨于彼,而今忽此,今人防不胜防……”
       1935年6月,为粉碎国民党军30多个团的第二次大规模围剿,红25军决定采取“诱敌深入,先疲后打”的作战方针,留少部兵力牵制敌人,其主力在军长程子华、副军长徐海东的率领下跳出敌人包围圈,转向外线捕捉战机,以打乱敌人的围剿部署。6月上旬,红25军由湖北省郧西县二天门出发,经陕西省山阳县的漫川关,于13日包围了商南县城。14日,夺富水关占青山街,俘敌44师营级以下官兵170余人,并活捉该师军需处长。为了补充红军给养和枪支弹药,军首长决定远程奔袭敌后方重要补给站——河南省淅川县荆紫关镇。
       荆紫关位于河南省淅川县西南边陲,依山傍水,地势险要,水陆畅通,经济文化比较发达,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是鄂豫陕3省交界处的战略重镇,当时只有淅川一个地方民团驻守。为了确保长途奔袭荆紫关取得胜利,军部遂派出4名侦察员化装成敌44师军官,于15日上午到达荆紫关镇以西隔丹江相望的魏村。中午,该地保长魏凌云大摆酒宴,热情款待,席间红军侦察员以分析形势为名,摸清了敌军事部署。为了麻痹敌人,军部在同一时间又派出5名侦察人员,化装成敌44师军需处长及其随从,到达荆紫关镇公所,提出44师为追击红军,明日上午(16日)要路过荆紫关,特通告准备茶水。镇长刘伯显信以为真,热情接待。席间,红军侦察员再三叮嘱:“我们44师明日上午准时到达,今晚若有红军来攻打,你们一定要坚守住。”午餐后,几位红军侦察员立即离开荆紫关,顺利返回军部。
       汇总分析侦察荆紫关的情报后,15日下午4时许,副军长徐海东亲率223团和手枪团,由富水关出发,急行军65公里,于16日拂晓抵达距荆紫关10公里的外围防御阵地金豆沟。在摸清荆紫关守敌驻军情况后徐海东决定智取。手枪团团长杜本润率部化装成敌57军围剿队,来到关前和警戒连通话后,警戒连连长刘汉章以为是“国军”到达,立即集合队伍迎接。当敌人要开城门时,刘汉章说要有团长命令才行。这时,手枪团已被怀疑,便决定缴警戒连的械。杜团长大声骂道:“你们怀疑国军,延误追剿战机,八成是私通红军,全部缴械!”手枪团战士们一听杜团长发话,300多支长短枪一齐对准了警戒连,敌人还在发呆时,已全部被红军缴械。
       这时,徐海东率223团已赶到关前。8时许,红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形成了对荆紫关的三面包围,红军手枪团尖兵排30多名指战员身穿国民党军服,打着敌44师的旗帜,大模大样地向北门走去。寨门前的几个团丁上前问话,尖兵排的战士当即将其击毙,夺下寨门。此时,运动到汉王坪的红军主力部队见寨门已夺,便一拥而入;徐海东组织占据荆紫关后山的红军,在6挺机枪掩护下,手枪团一分队搭人梯登城而入;守卫在东北寨的民团武装则被红军一举击溃;西河滩头阵地上的红军也对荆紫关发起进攻,枪炮声、喊杀声响彻云端。守敌对红25军这一突然攻击猝不及防,吓得晕头转向,慌乱一团,狼狈不堪地向东南溃逃。淅川县民团司令任泰升妄图组织顽抗,见民团已溃不成军,无法挽回败局时,只好由几个亲信保驾出逃,侥幸漏网。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战斗,红军攻占了荆紫关,歼敌400余人,缴获大批枪支弹药和军需民用物资。
      攻占荆紫关后,红军不顾疲劳和盛夏酷热,刷写标语、张贴布告、散发传单、召开群众大会,宣传共产党的政策,号召劳苦大众团结起来,打倒土豪劣绅,建立苏维埃政权,并打开财主、劣绅们的仓库,把布匹、衣服、被褥、钱、盐、粮食、糖等物资分给穷人。为了给荆紫关人民报仇除害,还处决了作恶多端、民愤极大的劣绅史麻子、地痞马淘气、民团排长党青山等13人。
       红军袭占荆紫关后,敌第67军3个师、第44师和警备1旅等齐向荆紫关扑来。为继续牵制敌人,红25军当日下午即撤离荆紫关,由白浪进入湖北省郧县,经鲍鱼岭、南化塘向陕西黑山街一带挺进。红25军在荆紫关停留时间虽短,却极大地鼓舞了群众,扩大了共产党和红军的政治影响,为后来共产党在淅川工作的开展奠定了较好的思想基础。
       徐海东率部奇袭荆紫关是红25军在陕南第2次反围剿作战中的第一个重大胜利,使“围剿”红军的敌人大为震惊,蒋介石哀叹:“徐海东不死,国无宁日。”西安《民报》称之为“红军游击神威”。这场战斗调动了大批敌人向后方回援,打乱了敌人的“围剿”部署。随着时间的推移,蒋介石限令3个月剿清红军的计划也随之破产。
       而后,红25军又转战陕甘等省,于1935年9月16日,最先到达陕北,与刘志丹、习仲勋等领导的陕甘红军胜利会师,为迎接党中央和中央红军北上并在陕北建立革命大本营奠定了基础。毛泽东致电祝贺,称红25军与陕北红军的会合“是中国苏维埃运动的一个伟大胜利,是西北革命大开展的导炮。”不久,在接见程子华、徐海东等人时,毛泽东当面表彰了红25军长征的历史功绩,称赞他们“为中国革命立了大功”。
        红25军长征途经南阳的时间虽短,但唤醒了民众,播下了革命的种子,特别是红军将士们坚定的政治信念和百折不挠的革命精神,早已成为南阳人民弥补珍贵的精神财富,无论岁月如何流逝,这段血与火的历史都将千秋永存在南阳人民心中。
王灿  河南省方城县城管局

 

  时间:2014-12-19 15: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