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革命先烈 > 英烈事迹 返回>>

程训宣

3.程训宣烈士.jpg

  程训宣(1911——1932),女,是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的妻子。湖北省红安县七里坪镇程维德村人。出身于一个贫苦农民家庭。程训宣有3个哥哥和1个弟弟,她排行第四。大革命时期,程训宣的3个哥哥在戴克敏和曹学楷等人影响下,相继走上革命道路。大哥程启光是 5个革命兄妹中唯一幸存者。

  由于家贫和旧时“重男轻女”封建思想的影响,程训宣无缘上学念书。1926年前后,她靠上平民夜校和二哥的辅导,能读写几百个字。1928年,在3个哥哥的影响下,参加革命斗争,先后担任村少先队队长和妇女会主任。1929年春加入中国共产党。这年6月,徐向前由上海来到黄安县紫云区,负责红十一军三十一师军事指挥工作。战斗间隙,徐向前经常随戴克敏、曹学楷到部队驻地附近各村调查了解群众拥护红军的情况,曾听过程训宣的汇报,并在她家吃过几餐饭。程训宣的父母虽未直接持枪同敌人斗争,但积极支持儿女们革命,还节衣缩食,把家里的粮食捐献给红军。徐向前十分感动,夸奖程家是革命之家。同年冬,经戴克敏、曹学楷牵线,徐向前与程训宣结为夫妻。新房设于距离程维德村约2里地的程氏祠堂,除了一张简易木板床、两床半新的被子和几条板凳外,别无它物。婚后,程训宣要求上前线照顾徐向前,徐向前没有同意。他说:“你留在后方比上前线作用大。往后的仗会越打越大,红军部队需要不断补充兵员,要有饭吃、有衣穿,后方的责任大着哩!”按照丈夫的要求,程训宣在乡党支部和苏维埃的领导下,将全乡妇女组织起来,分别编为扩大红军宣传队、送饭队、洗衣队、做鞋队、救护队,全力以赴,支援红军作战。1931年11月,黄安战役战斗打响。时任红四方面军总指挥的徐向前在嶂山打援战斗中负伤。程训宣是在战役胜利后才得知的。她赶到设于县城的方面军总指挥部,为徐向前擦伤口、换洗绷带,照顾了十来天,徐向前率部挥师北上,发起商(城)潢(川)战役。程训宣含泪送了一程。谁也未能料到,这次竟是她与丈夫徐向前的永别。1932年农历3月的一天,程训宣被当时的“肃反”机关政治保卫局莫名其妙地抓到七里区王锡九村,关押了十多天,诬陷她是“改组派”,还逼她承认是徐向前介绍的。显然,这是有人想借机整垮徐向前。也许程训宣识破了这个阴谋,无论怎样严刑拷打,始终不愿背上“改组派”的黑锅,不让那些心怀鬼胎的人朝丈夫徐向前身上“泼脏水”。然而,保卫局并未放过她,1932年将其秘密杀害于黑洼。时年21岁。

  关于程训宣被害情况,徐向前元帅在《历史的回顾》一书中写道:

  附带说一下我爱人程训宣在“肃反”中的遭遇。这段叙述,也是我对她的悼念。

  我和程训宣同志是一九二九年底结婚的。她是黄安人,家住檀树岗程伍德(程维德)村,妇女工作干部。我老在前方打仗,她在后方工作,我们难得有见面的机会。一九三二年反四次“围剿”时我在七里坪一带打仗,战局很紧张,我无法回家看她,让警卫员把袜子拿给她补一补,好行军作战。警卫员回来悄悄地对我说:程训宣被抓走了,人家说她是改组派!她的命运如何,我不得而知,也不便过问,听候组织“审查”就是了,还是打我的仗。

  部队撤离鄂豫皖根据地后,我一直在打听她的消息。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告诉我。一九三七年到延安,才听说她和王树声的妹妹等一批人,都被杀害了。我就问周纯全,为什么把我老婆抓去杀了,她有什么罪过?周说:“没什么罪过,抓她就是为了搞你的材料嘛!”

  她家里兄弟五个,全都参加了革命,对党忠心耿耿。大哥程启光,共产党员,我们的特务队长;二哥当教员,也是共产党员;三哥任过基层的苏维埃主席,被敌人杀害;弟弟在我们司令部当警卫员,以后在红二十五军,也被肃掉了。她被抓走后,究竟受过什么刑罚,我不清楚,听说是打得不成样子,没什么口供,相当坚强。

  徐帅在上述文字中说到“在我们司令部当警卫员”的兄弟,指的就是程启波。

  新中国成立后,程训宣被平反昭雪,追认为革命烈士。

  (编辑 阙和荣)

  时间:2014-06-07 10:14